印度昔日億萬富翁的聚居地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0
343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印度的謝卡瓦蒂( Shekhwati )曾是本土億萬富翁的聚居地,這裡是紙醉金迷的天堂,富豪們建造與此飾有精緻壁畫的奢華別墅比鄰而居。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但隨著20世紀50年代富豪相繼遷居大城市與海外,曾經的繁華現在成了陰風呼嘯的鬼城。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謝卡瓦蒂,這片拉賈斯坦的荒蕪沙漠上的風景,曾經處於一個重要的貿易航線的中間,在十九世紀的印度有著重要的地位,聚集了一百多個村莊與五十餘座城堡。也由此吸引了大批的富翁來這裡大興土木。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但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隨著貿易逐漸轉向孟買,德裡等大城市,追逐資本的富豪們也相繼遷往他處。只留下奢華的豪宅與整座城一起隨著時間風化。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現在,大批的旅遊者,藝術家,攝影師慕名前來瞻仰這些凝固在時光中的建築,以此緬懷曾經的黃金時代。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斑駁的壁畫提示著過往的繁華。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謝卡瓦蒂在15世紀末由同名的拉起普特酋長創立,通過減少賦稅,該地區吸引了臨近地區的大批商人前來貿易。從屬於印度一個知名貿易團體——馬爾瓦與班尼亞族人的一個小群體,遷往了謝卡瓦蒂;並通過鴉片,棉花和香料貿易積累了大量財富。也即是在此時,奢華的富商別墅開始被興建。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當貿易途徑在19世紀20年代由旅行商隊轉向海上航線與鐵路時,謝卡瓦蒂的貿易地位開始下降。但是前往印度海岸城市:孟買與加爾各答做生意的商人仍將大量的財富帶回家鄉,並在謝卡瓦蒂形成了以壁畫的華美作為財力象徵的比拚之風。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大部分的謝卡瓦蒂別墅有相似的建築風格——兩層高,帶有兩到四個開放的庭院,形成一個四方矩形。每個庭院與房間都有其特定的用途。第一個庭院是男人們用來談生意的;第二個是女人享有的;剩餘兩個是留給僕人與牲畜的。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受17世紀赭石壁畫的啟發,商人們在別墅的每個角落都裝飾了壁畫——外部牆壁,內部牆壁,拱門,天花板,甚至屋簷下的空間。壁畫內容多為帶著大量裝飾花紋的摩訶婆羅多和古印度史詩羅摩衍那的場景。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在19世紀中期以前,傳統顏料以礦物質與蔬菜為原料,主要顏色有紅色,栗色,靛藍,青金,普蘭,以及推測是由牛糞製成的明黃色。自19世紀60年代開始,傳統顏料讓位於更便宜,色彩選擇更多的合成色素。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在20世紀早期,謝卡瓦蒂的壁畫開始受歐洲與現代化進程的影響。在傳統的題材中混雜著伊麗莎白女皇,耶穌與蒸汽火車。甚至有印度神靈駕駛著摩登汽車這樣的題材。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謝卡瓦蒂與其壁畫一直繁榮到了20世紀早期。在那以後,富有的印度商人開始隨著資本流遷往新興的大城市如孟買。謝卡瓦蒂的豪宅群也與這座城一同逐漸沒落。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今天,印度的一些商業巨頭,比如鋼鐵寡頭拉米·米塔爾(Laxmi Mittal),製藥巨頭阿傑·皮臘邁(Ajay Piramal)以及尼泊爾唯一的億萬富翁比諾德·喬杜裡(Binod K Chaudhary)都是出身自謝卡瓦蒂。

事實上,依據福布斯的調查,印度前100名最富有的人中,有四分之一的出身都可以追溯到謝卡瓦蒂。

印度昔日豪宅成廢墟,因壁畫重見天日!

幸運的是,謝卡瓦蒂建築群的魅力並沒有被永久的埋沒。1999年,法國藝術家那丁·勒·皮裡斯(Nadine Le Prince)將其中一座名為南德·拉·德瓦(Nand Lal Devra)的別墅修復好。自此之後,越來越多的人慕名前來瞻仰謝卡瓦蒂的建築壁畫,以及掩藏在其後的過往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