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好哄的女人,一定會遇到一個不愛哄人的男人

0
687
自動草稿

自動草稿

文:晚睡

有個朋友和老公吵架了,跑來找我發洩。「你說,我算是愛作的女人嗎?我覺得我都夠通情達理的了,他還不知足。你看那誰,脾氣多大,人家老公都沒挑剔過,她還沒我長得好看呢……嗚嗚嗚。」

 

她說的那誰,也是我們一個共同的朋友,小A。女人在一起都愛比長相,明裡暗裡的較量,但客觀來說,她倆相貌沒有多大區別,不過兩個人的婚姻生活的確差的挺多的。正如她抱怨的那樣,小A也是一個典型的作女,小脾氣不少,可是老公一直很包容。都結婚很多年了,還像談戀愛的年輕人一樣恩恩愛愛。

 

我把朋友拉到一家茶館,「來,今天有時間,我好好和你擺擺……你知道小A的老公為什麼不介意她的脾氣嗎?」

「他脾氣好……他愛她……他人品好……」

「你老公脾氣很差嗎?你老公不愛你嗎?你老公人品有問題嗎?」

她想了一下,嘟嘟囔囔地說:「反正,反正都是他的問題。」

 

我說:「人和人當然有個體差異,誰和誰也不是連體嬰兒,但你老公和他老公性格都差不多,關鍵問題不在老公身上,在你倆身上。」

我見過小A和老公發小脾氣,理由小得和芝麻似的,就不開心了,撅起嘴,坐在一邊不說話。我們都覺得挺——任性的,可老公哄了幾句,「別生氣了,都是我的錯」,人家馬上就眉開眼笑了,「不是你的錯,還是我的錯啊?罰你買個冰淇淋給我吃。」吃著冰淇淋,兩個人又頭挨頭嘀嘀咕咕地當眾秀恩愛了。

 

「小A愛作,可是好哄,男人給個台階就下,你行嗎?」

自動草稿

她斷然不行啊!她倒是比小A稍微脾氣好點,不會經常發作,可是一旦爆發了,那是怎麼也哄不好的,別說冰淇淋了,就算是她老公買來個LV包包,也堅決不給好臉。

 

她喜歡講道理,凡事都得掰扯清楚,老公單純道歉是不能接受的,「說,你到底錯哪兒了?」男人道歉,基本上都是為了息事寧人,只要老婆不再生氣就行,錯哪兒了,不知道啊。老公回答不上來,或者答案不令她滿意,她就不開心,拒絕原諒。

 

男人哄累了,乾脆就不哄了。她更生氣,「你一個犯錯的人什麼態度?」她追著男人吵,不依不饒,男人怒了,也回吵過去,吵來吵去,這仇就結大了。當初吵架的理由都不重要了,現在爭吵的焦點集中在「你不愛我」、「你是個潑婦」上面。

 

一次次這樣的爭吵過後,兩個人其實都變得有點杯弓蛇影。所以現在她一發脾氣,她老公就迅速進入戰備狀態,知道這不可能是一次短兵相接的小戰役,而會是一次漫長的拉鋸戰。即使她真的只是撒嬌,打算小作一下怡怡情,他也不會哄她,只會把她當做敵人那樣去對待。

 

她的不好哄破壞了男人哄著女人所能得到的那點樂趣,還讓他產生了一種「我為何總是不能讓我的女人快樂」的挫敗感,他灰心喪氣,意志消沉,更沒有哄她的興致了。

 

「你說的對,這的確是我們倆相處的模式,他也說過我,為什麼那麼較真。」她沒嫌棄我的坦白,開始有所觸動。

 

女人誰不愛作呀,都作,而且專門作自己喜歡的人。一個平日裡大方得體的女孩子,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馬上就換了一副樣子。

 

我曾經在接孩子的時候,看到一個女老師矜持地和認識的同學打招呼,「同學,再見!」,然後十分「為人師表」的樣子走出校門,一眼看見了自己的男朋友,馬上挽著他的胳膊,又掐又擰,身體還像麻花一樣扭來扭去,「怎麼才來呀,討厭,不是告訴你早來五分鐘嗎?」

 

作,是女人隱秘表達感情的方式,因為擔心直截了當的示愛會讓自己淪為被動者,所以只能通過撒嬌、鬧脾氣、說反話等方式想要得到更多的關注,這和男孩喜歡哪個女孩就拽人家辮子的心態差不多。

 

尤其是初戀的女孩最容易擰巴,明明十分喜歡對方,可每次見面還偏要搞得好像多委屈似的。本來是個女漢子,一戀愛也變成了嬌嬌女,對方哪句話說得不對,馬上臉色一變,身子一扭,眼淚刷地一下子就流出來,都不用提前排練的。

 

我也作過。不對,是現在還在作,老公經常會無奈地說:「我要到網上舉報你!讓你的讀者知道晚睡根本不是她自己說的那樣。」我總是說:「你去呀,你去呀,看有人相信你不。」我當然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但有時候,我就喜歡對他不講道理,我喜歡任性,那會讓我感到自己像一個小孩一樣,被大人寵愛著。

 

作就作了,女人不必太懂事,可是要好哄,要人家給台階就知道下,要心裡不存積怨,適時原諒和接納對方,不能把對方逼到死路上去。我的軟肋是美食和錢,比如正在車上生氣呢,堅決不看他,說話也沒好氣,結果他說:「我們去吃川菜吧」,我馬上就兩眼放光。還有一次,忘了因為什麼事氣得不行,他問我怎麼才能不生氣,我說給兩千塊錢就行了。拿到錢在網上一通亂拍,心情頓時開朗多了。

 

自動草稿

我發現對於我老公這種人來說,你要想讓他哄你,就得給他指出一條明路,告訴他,怎麼做才最有效。讓他自己明白是不可能的,我以前試過,「你怎麼不理我了?」「你不是討厭看到我嗎,我就躲起來不讓你看到啊。」氣得我,我想要的就是他在我身邊圍繞,然後我還不給他好臉的快感,可是這種無理要求注定得不到對方的配合,我只好試試別的道路。

 

天下烏鴉一般黑,大多數男人都是一些十分原始的單細胞生物,那些有耐心對女人哄了又哄還能不發脾氣的男人,基本上不是騙子,也是傻子,真的有脾氣的有尊嚴的男人都受不了這個,他們不懂細膩女人心,最怕的就是女人不依不饒,沒完沒了,還不說明原因,反正就是不開心,反正就是作、鬧、哭,糾纏不休,不讓睡覺,不許娛樂,他們就崩潰啦。

 

所以結果總是這樣的:一個不好哄的女人,一定會遇到一個不愛哄人的男人,這簡直就是一個魔咒。而會哄人的男人背後,往往隱藏著一個好哄的女人。她們有放有收,懂進知退,完全值得被更好的對待。

 

夫妻或者戀人之間的大多數矛盾和爭吵,其實都是得不到解決的,它們往往無關原則,都是情緒惹的禍,「可能這件事是我不對,但是我不高興了」。那就別指望用吵架來解決多大的問題,你想要他哄你開心,就得告訴他如何哄,怎麼哄,將通向自己心裡的道路清出來,清走路障,領著他走進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