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隨之而來的後果便不堪設想。

0
416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隨著人類生活的不斷進步,我們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也隨之不斷加深。甚至於我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一些東西,都會對野生動物的生命構成威脅。而石油洩露對生物的威脅程度之高乃人所共知,各物種間的細微差別、生物積累和生物放大的威力之大則意味著一旦某些物質開始進行生物積累或生物放大作用,隨之而來的後果便不堪設想。

在野生動物的死亡案例中,有很大一部分動物死於傳染病,因而科學家們也在積極探究污染源是如何降低特定野生動物自身免疫力的。不難發現,那些最引人關注的「野生動物數量減少」「環境變化」「疾病爆發」等問題,皆因人類活動而加劇惡化。

 

10. 印度禿鷹「危機」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禿鷹,可謂是自然界中名號最響的「草原食腐者」和「飛行者」。裸面、寬翅,食腐肉——他們在生態系統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要知道,那些腐爛的肉食,有些動物碰都不願去碰。單看外表,禿鷹看起來都似「糙漢子」,但不同種類的禿鷹,其新陳代謝卻有所不同。近年來,印度次大陸上的禿鷹數量驟減,禿鷹瀕臨滅絕危機。而這場生態災難的元兇竟是一種廉價的獸用止痛藥。

獸用止痛藥雙氯芬酸(diclofenac)是一種用於治療家畜,用作獸用非甾體類的抗炎藥。一旦禿鷹撲食了服用過此藥的家禽屍體,其肝臟就會受到影響,繼而幾天之內便會死於急性腎衰竭。禿鷹死後,人們對其進行解剖檢查,發現在其身體組織內部殘有雙氯芬酸,而這也是導致其急性腎衰竭發作的主因。那些未食該類含雙氯芬酸的腐肉而死的禿鷹,則沒有發現有急性腎衰竭的症狀。經查,以上提到的這種物質就是導致東方白背禿鷹、長嘴禿鷹和細嘴禿鷹數量驟減的「元兇」。

10年來,印度禿鷹數量驟減95%——這個數據是有史以來的歷史最高值,令人震驚不已。繼雙氯芬酸問世之後大量禿鷹的中毒事件給印度禿鷹種群帶來了災難性的打擊。2000年,東方白背禿鷹、長嘴禿鷹和細嘴禿鷹均被列為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極危物種。禿鷹數量的驟減對印度人民的生活也產成了許多影響。例如印度傳統的天葬儀式,因缺少禿鷹這一關鍵環節而無法正常進行,人們不得不斥巨資從觀鳥園裡借用其他鳥類來完成該儀式。

印度政府已經對這種獸藥下了禁令,禿鷹危機問題有所緩解,成效顯著。但不幸的是,由於執行不利,仍有人繼續使用這種藥物。雙氯芬酸止痛藥也可供人類使用,而這些藥品也被農民們用於農業生產之中,這對禿鷹的生存更是造成了持續性的威脅。

 

9. 阿根廷地區斯溫氏鵟(Swainson』s Hawk)的滅絕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斯溫氏鵟(Swainson』s Hawk)是一種令人敬畏的猛禽,它擁有卓越的飛行能力。夏季,它們棲息在北美西部地區。每年冬天,它們從潘帕斯草原(譯者註:位於阿根廷中、東部)的越冬地以及農田棲息地出發,飛行10000千米(6200英里)進行它們的「遷徙之旅」。還有許多種類的鷹常年棲息於北美地區。

斯溫氏鵟好食昆蟲,這讓它們得以在溫暖的氣候下興旺繁殖,而昆蟲更是它們飲食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幼鵟以食用哺乳動物為主,例如鳥類、爬行類。成年斯溫氏鵟則以食用昆蟲為主,例如蚱蜢、蜻蜓、甲蟲、飛蛾以及蟋蟀。不幸的是,它們賴以生存的主食——「昆蟲」,竟成為了它們生存中的最大威脅。當地農民使用殺蟲劑來控制草蜢及蝗蟲的橫行,這成為導致斯溫氏鵟數量驟減、種族衰落的主要誘因。

由於人們大量使用一種名為「久效磷」的有機磷殺蟲劑,這種殺蟲劑中的化學成分於斯溫氏鵟而言極具殺傷力。因而導致近10萬隻斯溫氏鵟死於非命。1995年至1996年期間,竟有6000只斯溫氏鵟因中此毒而身亡,「斯溫氏鵟瀕危」預警再次升級。農田間,人們隨處可見這些原本應該飛翔在遷徙之路上的猛禽屍體。儘管在此之後,阿根廷人民也對農民進行社區教育、農民宣傳以及一系列監管措施,但依然有人大規模使用這種化學殺蟲劑。

有跡象表明,化學殺蟲劑、農藥的使用給農業生產以及斯溫氏鵟的生存帶來了一系列「深遠持久」的影響。農藥的使用使得昆蟲數量減少,而昆蟲數量的變化又直接影響了斯溫氏鵟的數量。要知道,昆蟲可是斯溫氏鵟賴以生存的「主食」啊。而斯溫氏鵟數量的減少最終又導致了昆蟲的氾濫成災。

 

8. 關於蜜蜂的壞信息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由於化學品的洩露,免疫力的下降,寄生蟲等感染物的增加,美國蜜蜂數量出現大幅度的減少,而在此之前,這些蜜蜂每年都會給價值300億的農作物進行授粉。根據馬裡蘭大學和英國農業部最近的調查發現,研究人員在花粉樣本中發現了大量的有毒殺蟲劑,殺真菌劑,除草劑等。而這可能會是導致蜜蜂數量大量減少的原因之一。

雖然蜂群崩潰綜合症並沒有完全被大眾所理解,但科學調查者說到,將化學和生物學緊密相連,可能會更好地解釋為什麼大量蜜蜂死亡的現實境況。科學家並不十分確定導致蜜蜂死亡的原因,但花粉污染及其相關影響已成為公認的嫌疑因素。

研究者從東海岸的蜂箱中取樣,這些蜂箱用來給蔓越莓,西瓜和其他農作物傳授花粉,同時也傳授花粉給健康的蜜蜂。很快,這些蜜蜂在抵抗「賽蘭」這種寄生蟲的過程中,數量大幅下降。既然殺蟲劑的使用不是蜂群崩潰綜合症的直接原因,那麼就表明,人類活動,蜜蜂寄生物的敏感性,與蜜蜂數量的下降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7. 鯨類生物與噪音污染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鯨魚,作為這個星球上最大最強壯的生物種群,經歷了一個來自一種非同尋常的污染方式的嚴重衝擊,即噪音污染。依賴於聲納和他們對聲音的敏感,鯨魚和其他的鯨類動物有複雜的社會結構和交流系統。隨著持續不斷的貨船運輸,水下爆炸和大量的航行,海洋環境變得喧鬧不堪,鯨類動物日益交流困難。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指出,現在鯨類需要耗費更多的能量去發出聲音讓自己聽到,同時承受著更大的負擔以聽到其他鯨魚發出的聲音。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地球上最大的動物——藍鯨,其交流的範圍已經大量縮小,從1600千米縮減到僅僅160千米。調查者指出,鯨魚的死亡原因可以歸因於大量的噪音,尤其是海軍檢閱活動。這個結果可能是由海軍大規模的搶灘行為所致,但另一方面,隱性的影響(類似油輪的噪音等等)也同樣會對鯨魚造成不良的影響。

在這些不良影響中,歐盟已經將噪音確定為一種類似油或礦業的污染。由於國際噪音污染的相關標準還未成形,所以調查及緩和壞影響的工作仍在著手進行,不過對鯨魚來說,這項工作還是進行的太過緩慢。

 

6. 卡氏海雀危機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在北美洲西海岸,我們很容易便能發現卡氏海雀。它是一種顏色灰暗的海雀,與角嘴海雀和已滅絕的大海雀屬於同一種類。雖然與有魅力的種族相比,卡氏海雀外貌上並不出眾,但這小海雀卻有它不同的興趣。它們熱衷於在島上挖洞築巢佔領地來繁殖後代。這一以魚為食的種類,在2014年秋季上百隻屍體被衝上太平洋海岸後,給科學家們帶來了極大的困惑,更是引起了鳥類觀察者極大的關注。

根據華盛頓大學科學家茱莉婭· 帕裡什所在的海洋觀察和海雀調研小組(已追蹤海雀死亡原因20多年了)調查,卡氏海雀的相繼死亡史無前例,神秘莫測,更可能對其它物種產生影響。在大規模死亡事件過程中,有50,000到100,000只海雀喪命。氣候變化和海水酸化一直被認為是潛在的原因。解剖海雀的屍體,研究人員發現它們有過挨餓的跡象,這可以表明,這一大窩海雀是由於缺乏食物導致的大量死亡。

 

5. 白鯨生物危害困境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在嚙類鯨類動物中,討人歡喜又十分神秘的白鯨一直都被認為是最具有魅力的海洋哺乳動物之一。加之它們與生俱來的白皙皮膚、愛笑的面龐以及外向的個性,這一物種很容易便被我們辨認出來。更是憑藉著它們變幻多端的鳴聲,它得以「海金絲雀」的綽號。因為出生在嚴寒的環境,這些微小的鯨平均小於3米(10英尺)長,頸部可自由活動。一定數量的白鯨生活在較遠的聖勞倫斯河港灣的南部,作為稀有、非遷徙的種群,它們自冰河時代就已存在。

不幸的是,聖勞倫斯河流經北美洲的四分之一區域,其中大多數是工業地區,河岸的持續脆弱加劇了五大湖生態系統的惡化。通過生物體內的積累、有毒物質的逐漸增加、生物放大,白鯨肉體中的污染濃度不斷加劇,甚至連農藥殘留、重金屬還有其它內臟的混合物都已到達極高水平,毒素水平通過同白鯨一樣的食肉動物經過的食物鏈而不斷合成,不斷升高。環境主管部門把白鯨屍體定義為危險毒性廢物,這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認同。

位於魁北克河流口的上流200千米(125米)處,白鯨由於寒流的影響傾向於生活在更遠的南部,以求得到更好的供給和生活條件。從1800年開始,這一區域的白鯨數量從5000只減少到650只。在蒙特利爾大學工作的獸醫病理學家丹尼爾·馬蒂諾(Daniel Martineau)指出,部分白鯨表現出癌症的症狀,包括該物種中爆發的神經內分泌癌、轉移性癌症等。這表明,白鯨攜帶的重金屬有毒物質在這一物種急劇減少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動物棲息地整治、徑流還原和污染減排都值得我們努力推行,以此來保護白鯨和人類的健康。

 

4. 海鳥和海洋白色污染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死於污染的鳥類讓人們不得不想起由殺蟲劑引起的農場上老鷹的死亡災害,但有害垃圾對鳥類的危險體現在更為細微的方面。來源繁多的白色污染直接或者間接的被風吹水流帶到了大海之中。它們一旦流入大海,有些塑料會碎裂成迷你小塑料球,小到能夠直接被鳥類吞食。稍大些的塑料球一旦被鳥類攝食便會引發致命傷害。

塑料球不僅會在鳥類體內產生塑料垃圾,而且在鳥類攝入之前還會吸收殺蟲劑多氯聯苯,最終體內會充滿各種毒素。一旦攝入,塑料本身取代雛雞胃部的食物便會引起嚴重的消化痛楚和絕食現象。滲出污染物例如鳥類攝入體內的塑料等更是會產生聯苯造成鳥類內分泌系統紊亂最終導致疾病甚至死亡。

科學研究調查揭示了這一問題的嚴重性。日趨減少的萊桑信天翁幼雛的屍檢顯示,其死亡率竟高達40%。許多其他海鳥物種也面臨著因攝入塑料球和體內塑料而造成的威脅。目前提出的緩解舉措包括化學分解塑料,努力聚集塑料到漂浮物回收系統。一位頗具魄力的荷蘭學生通過眾籌等一系列方法成功籌集了8萬美元的善款以用於改善此危險境況。

 

3. 海洋酸化以及軟體動物的驟減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二氧化碳目前已被公認為是氣候穩定的一大潛在威脅,同時更是海洋軟體動物生存的潛在威脅。我們在海邊發現,被海水沖刷過的寄居在貝殼內的軟體生物構成了碳酸鈣保護結構——一種高度鹼性化合物成分,礦學者俗稱其為 霰石、分解石。該類化合物通常依附於晶體結構。但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的上升減弱了海水的酸鹼度。牡蠣養殖戶形象的把這比作人體的骨質疏鬆症,海洋酸化直接危害到了貝殼的構造堅硬程度,這是因為酸性會直接損害鹼性貝殼組成成分。

人類的日常工作,比如砍伐森林、燃燒化石燃料以及水泥生產等每天大約都會產生7900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層中。海水為弱鹼性,海洋表層水的pH值約為8.2。但過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已使海水表層pH值降低了0.1。不幸的是,經過歐洲海洋酸化計劃的項目建模討論,我們不難預測,海洋酸化這一現象將愈演愈烈。

海洋酸化對依賴於碳酸鈣存活的軟體動物來說無疑是一場浩劫。模型顯示,截至本世紀末,海水ph值將達到7.8,酸化率比正常ph值變化大100倍。海洋酸化仍在延續,對維持生態系統平衡至關重要的動物因此可能產生的身理及生物反應值得人們高度關注。

 

2. 蝙蝠以及白鼻子綜合症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蝙蝠可能在我們看起來有些怪誕,但這種撲閃著翅膀的哺乳動物作為夜間狩獵者,還是在生態系統中不可或缺。它們在洞穴中默默度過整個漫長冬眠,卻是整個生態污染的犧牲者中最脆弱的一個種群。在歐洲,鐵腐柱隔孢(Pseudogymnoascus destructans)是一種通過干擾蝙蝠種群的水合以及冬眠行為並最終致蝙蝠死亡的一種惡性真菌。這種疾病我們通常稱其為白鼻子綜合症(white-nose syndrome)。一旦遭受到這種真菌的侵噬,蝙蝠便會一次次在冬眠的過程中反覆驚醒,加之寒冬食物稀缺,它們很快便亡命於此。

走出洞穴,蝙蝠死於寒冷與飢餓。經過在各個州各個省的極速傳播,白鼻子綜合症在蝙蝠這一種群中肆意交叉感染,所到之地儘是慘象。儘管我們已經在努力地遏制這一現象,但在美國東部,仍有80%的蝙蝠已經死亡。美國廣袤大地上的26個州,加拿大肥沃土壤上的5個省,均受到了嚴重的波及。

在溫帶氣候中,蝙蝠是典型的害蟲之一。經濟數據分析顯示,單在美國,每年蝙蝠的數群控制值都在4億至50億美元之間!

 

1. 動物激素失衡流行病
10個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不同程度的環境污染,也不同程度的影響到了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星球上的大氣,陸地以及水資源,值得一提的是,環境污染對於種群類型的增長也產生了不可小覷的影響,甚至有時,連受到影響的方式都令我們人類匪夷所思。工業進程飛速發展的今天,有機化學品,像是雙酚A以及印刷電路板,甚至是某些重金屬,都會對控制動物行為的中心系統——內分泌系統造成不小的傷害。

一旦荷爾蒙失控,動物的性慾,新陳代謝,激素水平,以及腦功能都會在某種程度上遭受到損傷,甚至會重新定向。儘管這一因化學物質而對動物產生的影響的現象,在生物學界中已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但對此項現象的最新研究卻表明,不同的性別在這一現象中遭受的影響更為不同。

點擊便能為這篇文章進行評等!
[評等總次數: 0,平均評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