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0
264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這位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現在已經淡定地接受了自己身上的這些蓋滿了臉部和全身的數以百計的胎記。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羅克韋爾的19歲的Ciera Swaringen打從一出生起,就帶著這些從頭蔓延到腳趾的胎記。患有這種皮膚病的概率大概只有五十萬分之一,這些胎記覆蓋了Ciera三分之二的身體——最大的一塊從大腿一直延伸到了她的肚臍。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當Ciera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她就已經承受了來自許多陌生人的殘酷的嘲弄,不過可喜的是長大後的她已經接受甚至愛上了她的獨特的外觀。「十幾歲的男孩子們第一眼見到我時總是會說,你看起來真髒,快去洗洗吧。然而現在,我對我的與眾不同感到非常驕傲,畢竟人們總是有些不同之處的——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每個人打從生下來就長得不一樣,我們都應該覺得自己的皮膚是美麗的。」

Ciera剛出生時,就被診斷患有巨大先天性黑素細胞痣——一種導致過量胎記或痣出現在身體上的病。她在高中畢業後成為了一名鞋子銷售員,那時的她還一直在努力克服她收到的有關她的痣的負面評論。

她說:「有一天我在校車上時,我聽到一個男孩子笑我是條斑點狗。那次真的打擊了我的自信心,雖然說這些痣讓我看起來有點不一樣,但這又不是我的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學會了屏蔽這些負面言論,並相信大多數人盯著我看並說著些殘酷的言語只是因為他們從沒有見過這種情況。現在,我們小鎮的人看到我時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們都知道我,但是如果要我去一個全新的地方,這對我而言可能還不是非常容易。」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Ciera在一個僅有600個人的小鎮中長大,她的家人們給她無限的支持,這才讓她擁有了積極的態度。「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在如此小的一個小鎮中長大,因為我周圍的大多數人都能夠知道我的狀況,並覺得這並沒有什麼不正常。我記得當我開始上學時,我的母親告訴我,這些胎記是天使在我身上留下的吻痕——這讓我記憶深刻。而如果有人嘲笑我,或是說我可怕,第一個站出來捍衛我的是我的父親。」

Ciera的55歲的父親David是一名建築工人,而她的母親Julie則是一家鞋店的主管,現在已經41歲了。其實當Ciera的身體帶著胎記來到這世界上時,醫院的醫護人員和她的父母都感到十分驚訝。Ciera的父母在Ciera小時候就將她帶到了位於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的卡羅萊納醫療中心,以對她的胎記進行分析。當醫生告訴他們,Ciera的胎記並不會帶來什麼健康風險時,他們放下心來,讓Ciera和她的姐姐們住在一起。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Ciera的母親Julie說:「好幾次人們的嘲笑讓她很心痛,但是她還是堅強地挺了過來。Ciera是一位擁有偉大人格的漂亮妹子,我再怎麼為她驕傲都不過分,她是我所見過的最堅強的人之一。」

而對於Ciera來說,通過手術消除胎記也是不現實的,因為醫生們曾告訴過Ciera,這些胎記會越來越多。Ciera說:「我的胎記數目總是不斷地增多,我經常能發現一些新的胎記。但是我希望當我結束青春期時,我的胎記的增長速度可以放慢一些。

」因為身上長了大量的胎記,Ciera在陽光下也得格外注意,因為這會增加她患皮膚癌的概率。「防曬霜可是我的最好的朋友,在大晴天我得非常小心並且保護好自己。但是當我能確保自己是安全的時候,我還是會選擇穿短袖和短褲。」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

在今年的早些時候,Ciera讓她的皮膚成為了一個高中研究項目的研究對象,因為她知道這樣受幫助的將不只是她一個人。「我希望我能夠出席胎記研究會議,這樣我也能碰到一些和我有著相似狀況的人們。」
曾被校霸嘲笑過無數次的妹子,用她的生活照告訴大家她是多麼地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