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每一個都是影響世界大局的存在!

0
301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大約10年前,社會上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事,做學問竟然慢慢成為一種時尚。互聯網才剛剛出現,一大批叫囂著「我來告訴你!」揭露各類真相的網站就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小十所說的真相是指那種彷彿在嘲笑世人說「天吶,這麼棒、這麼出名的事情這個世界居然還不知道!」如果真要說的話,這裡面確實有些不錯的網站,他們的信息來源比較靠譜。可更多的只是隨隨便便複製粘貼一些陳舊的都市傳說,便貼上「新知識」的標籤。但事實擺在那兒,總有認真探索的人會發現,偽科學終究是要靠邊站的。

10. 野餐其實和種族色彩無關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你喜歡去野餐嗎?那你應該感到羞愧。picnic(野餐)其實是「pick a nigger」(挑一個黑鬼)的縮寫,而且最初是用來描述大批被凌遲處死的犯人。

真相

根據以往經驗我們總結出了兩條規律:第一,如果一個單詞所謂的真相聽起來帶有過於濃厚的種族色彩而難以被人們接受,這十有八九就是假的;另一規律則是,假如在同一篇法語文章中用了兩個形態相像的單詞,那麼這兩個詞大多擁有相同的出處。

「Piquenique」(郊遊野餐)這個法文單詞可追溯到1692年,比南方一些國家推出的凌遲刑法早了至少一個半世紀,那時候這些國家甚至都還沒出現呢。1750年左右這個單詞衝進了英文的語言行列,用來指代社會團體的各種聚會,不過就算是在當時,這個單詞也並沒有在美利堅共和國人民的口中出現。

直到1819年亞拉巴馬州(Alabama)加入聯邦,成為美國第22州時,老美才真正接觸到這個詞,並且picnic(野餐)這個詞早在此前20年表示的就已經是現代人們周知的含義了。另外,單詞lynching(凌遲)在內戰(Civil War)時期(1861年4月12日–1865年4月9日)才得以廣泛使用,所以「野餐」這個單詞從來就與種族色彩沒有半毛錢關係。

9. 死在斯大林手上的人數絕對不比希特勒的多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希特勒是20世紀當之無愧的超級大壞蛋。但你知道嗎,被斯大林處死的人數其實要比希特勒殺的還多。被這個蘇維埃獨裁者殺掉的人的數目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兩千三百萬至六千萬,而希特勒殺害的群眾為兩千萬,相比較之下,他看上去似乎比斯大林仁慈得多。

真相

或許你覺得六千萬聽起來太誇張了,沒錯,這只不過是個噱頭罷了。整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在斯大林執政時期不過一億六千萬的人口,再加上德國入侵時期保守估計有另外一千八百萬的人民被殺害,照此推算,蘇聯根本就沒什麼人口能給斯大林統治。

這個與實情不符的傳言來自於美國在冷戰時期對蘇聯古拉格集中營(gulag)裡死亡人數的錯誤估計。蘇聯當時不願公開監獄中的死亡人數,美方的軍事分析員便根據自己的經驗和手頭的資料來作出評估,結果就嚴重誇大了真實的數據。直到後來蘇聯的軍事檔案被拿出來研究,人們才發現實際死亡人數其實不到一百萬。這一數據雖然依舊令人心痛,但至少遠遠不及我們想像中的數量多。

歷史學家蒂莫西·斯奈德(Timothy Snyder)認為,加上20世紀30年代蘇聯遭遇的大饑荒而餓死的人,死於斯大林之手的確切人數應在六百萬到九百萬之間,而希特勒在德國殺害的平民達到了一百一十萬至一百二十萬。

8. 丘吉爾並沒有犧牲考文垂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1940年11月14日,考文垂(Coventry)幾乎被納粹空軍夷為平地,將近600人遇難,而這都是丘吉爾的「功勞」。英國軍部曾攔截了一條納粹的軍方情報,該情報透露了德軍襲擊考文垂的詳細作戰計劃,但威嚴的首相大人卻選擇了沉默,而不是讓德國人發現他們的電報已經被破解並放棄此次襲擊。首相大人該舉動導致了考文垂無法擺脫最終的慘劇。

真相

歷史上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可以表明丘吉爾就這樣任由考文垂被德軍炮轟了。二戰後人們開始質疑,為什麼納粹軍的電報代碼被破解後,考文垂仍然受到如此毀滅性的襲系,於是前文提到所謂的「事實」便開始廣泛流傳。然而破譯密碼並不代表就能一勞永逸,人一倒霉起來喝涼水都塞牙,對位於倫敦西北部80公里的布萊切利園(Bletchley Park)來說,11月14日就是那倒霉的一天。

2001年,歷史學家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mith)出版了《X電台》(Station X)一書,書裡記錄了二戰時期英方情報代碼破譯者承認他們搞砸了這件事。他們知道一場大規模襲擊即將來臨,但都以為攻擊目標是倫敦。他們甚至解碼出了德軍給考文垂編的代碼是「Korn」,但只認為該詞代表的是雷達站。沒有人警告考文垂的市民,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座城市將面臨空襲。第一波炸彈從天而降時,一切都太晚了。

7. 黑色星期天不會讓你自殺的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1933年,匈牙利鋼琴家萊索·塞萊什(Rezs? Seress)創作了「黑色星期天」(Gloomy Sunday),這首曲子被認為是歷史上最致命的音樂。上百個聽過這首曲子的人自殺了,其中包括塞萊什本人及離他而去的女友——這正是該曲創作的緣由。「黑色星期天」在美國盛行的十年內不斷有人自殺,使得很多國家也封殺了這首曲子。

真相

如果你身處20世紀30年代中期,正值全球經濟大蕭條高峰,生活中有大量衝擊把你推向自殺的邊緣,相較之下這首憂鬱的歌曲根本不值一提。僅1937和1938這兩年,美國的自殺率就創下了史上最高記錄,自殺人數高達四萬,而這恰巧是「黑色星期天」的盛行時期。把人們自殺的原因歸咎於這首歌就像在說大蕭條期間會出現自殺高峰期是因為嘎嘎小姐(Lady Gaga)演唱的歌曲進入周唱片排行榜一樣,二者其實毫無關聯。

理論上我們無法證明這個曲子就是這一系列自殺事件的導火索。雖然電視和媒體的報道均為上文中提到的「事實」內容,即「黑色星期天」導致了人們的自殺行為,但2010年的一項研究表明自殺的產生和該音樂沒有直接關係。

6. 塔夫脫總統沒有被浴缸卡住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塔夫脫(Taft)是美國歷史上最胖的總統。他真的太胖了,以至於當他坐進白宮浴缸後生生被卡住,足足用了六個人才把他從浴缸裡拖出來。

真相

遺憾的是,真相並不像「喲媽媽」笑話(譯註:「yo momma」jokes 喲媽媽笑話,一般以Yo momma is so為開頭創造出誇張的一句話。例如:Yo momma is so fat she doesn』t need a car to travel the globe. 喲媽媽胖到連環遊世界都不用開車)那樣誇張。塔夫脫的確很胖,但他有適合自己龐大體積的特製浴缸。「卡在浴缸並且被六個人抬出來」的故事不過是一個民間傳說而已。

塔夫脫是絕對不可能被卡在其私人定制的浴缸裡,因為在他進入白宮前就已經使用這個浴缸好幾個月了。這個浴缸可以輕鬆容下4個大男人,甚至可以放進一隻河馬。此外,也沒有直接的證據可以證實這個事件,我們能得到最接近真相的傳聞也不過是白宮內幾個員工口中的小道消息罷了。

這個白宮傳聞很可能只是單純的名人醜聞。塔夫脫的特大號浴缸使他的體重獲得了外界極大的關注,不過大部分相關評論都是負面的。另外,在他擔任美國總統期間,曾代表政府成功限制了陶瓷製造商們不正當的貿易壟斷行為,這起官司也被形象地稱為「浴缸信任關係」(Bathtub Trust)。這也難怪一些諷刺作家會將這些事情添油加醋,並慢慢演變成為當今的民間傳說了。

5. 「得救了」和過早埋葬無關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英文常用語「saved by the bell」(直譯為:被鈴聲所救。通用語的意思為:得救了)的來源要比你想像的更加恐怖。人們從前會在屍體的手腕上綁一根繩子,該繩子鏈接了棺材蓋子上的一個鈴鐺,以防止發生過早埋葬。如果你在被埋之後醒了過來,就可以瘋狂地搖晃鈴鐺讓人來救你,這個短語便由此產生。

真相

即使這種所謂配備了鈴鐺的「安全棺材」確實存在,也和這個短語無關。

「saved by the bell」(得救了)與「throw your hat into the ring」(欣然迎戰)、「on the ropes」(命懸一線)、「roll with the punches」(逆來順受)和「out for the count」(失去知覺)等詞的出處一致,均為拳擊用語。如果硬要將它和死亡扯上關係,只能說這二者都直接出自拳擊比賽。在拳擊賽中,響鈴代表了比賽結束,Saved by the bell這種表達來源於競技場上被打趴下的拳擊手只有在鈴聲響起,比賽宣告結束時,才算真正得救了,否則分分鐘都有可能被打死。

與此相似的還有另一個短語「dead ringer」(直譯為:會發出響聲的東西,通用語的意思為:極為相似的人或物),大量的網站也認為此短語與在棺材上放鈴鐺的行為有關,但它實際上起源於19世紀的賽馬運動(譯註:當時用ringer來表示比賽時冒名頂替的馬,而dead則類似於中文裡「熱死了」、「甜死了」的「死」,在此表示酷似)。

4.基督教沒有抄襲其他宗教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他為童貞女所生,由天使宣告出生,並被三個牧羊人養大。在30歲時接受洗禮,被人們稱為「得人漁夫」(fisher of men),有12個門徒,還能使死人復活。他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他的名字是荷魯斯(Horus),比耶穌還早出現的古埃及太陽神。這些都是聖言,該不會騙人的吧?

真相

自從2010年2月16日Youtube上的瘋狂偏執巨星——Zeitgeist(一個視頻上傳者,名字可譯為時代思潮)製作了一個關於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對比紀錄片後,基督教正大光明抄襲其他神話(如古埃及神話中的太陽神荷魯斯和波斯神話中的光明之神密特拉)的說法風聲四起。在這更早之前,2003年3月出版的《達芬奇密碼》(Da Vinci Code,美國作家丹·布朗所著)一書中就提到了這點。不過我們從未在更具學術性的論壇上看到過這些言論,因為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網上有人聲稱基督教幾乎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荷魯斯,該言論遭到了真正的古埃及學者們強烈的反駁。埃及沒有任何記載表明荷魯斯為童貞女所生,有12門徒或被人稱為「得人漁夫」。也沒有記錄可以證明他能使死人復活,儘管他自己確實死後又復活了,這也不過發生在其孩童時期。

這些「瞎編亂造」的人也顛倒了羅馬之神密特拉的傳說。丹·布朗(Dan Brown)提出其死亡後三天又復活實乃無稽之談。

3. 最瘋狂的法令全是騙人的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政治家們批准了不少極為愚蠢的法案。你知道嗎,在圖森(Tucson)女性穿褲子是違法的;加利福尼亞州的人在放置捕鼠夾前必須要拿到狩獵許可證;在英國城市切斯特殺害威爾士人是合法的。

真相

你曾經在線讀到那些所謂的瘋狂法案都是不折不扣的謊言。絕大多數要麼是純屬虛構,要麼是為了達到幽默的效果而被故意曲解。

我們上面提到的加利福尼亞州在2002年出台的捕鼠法案就是被故意曲解的一個例子, 加州SB1645法案限制了為謀取利益而捕殺哺乳動物的人(如滅鼠人在你家地下室處死臭鼬),但同時明確指出在家中滅鼠的行為是完全合法的。

其餘的一些瘋狂的法案實在是太陳舊,太晦澀難解了,都不知道被淘汰了多少次。1403年,王儲亨利五世下達了一道極端的指令:殺光所有的威爾士人,將他們徹底逐出切斯特。現代的切斯特居民是幸運的,因為舊時代的謀殺法案已經永久失去法律效用了,即使嚴格上來說它從未被廢除。這跟圖森在19世紀發佈關於女性不允許穿褲子的法案情況一樣(反之亦然)。

我們看不慣那些老掉牙的特殊法案,政府也是如此,法案的出台不代表就要永世沿用,政府也不需要付出高代價來廢除它。直到2013年,密西西比的法律文書上仍有奴隸制的相關條例,但這並不意味著居民真的去開闢一片殖民地也不犯法。

2. 高呼「加油!加油!加油!」並非排猶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

你之前有高呼過「hip hip hooray!」(加油!加油!加油!)嗎?那可有點排猶了哦。「hip hip hooray!」源自拉丁語Hieroslyma est perdita(英文為Jerusalem is fallen,譯作耶路撒冷完蛋了!)。1819年在德國人追殺猶太人的大暴亂中,該慣用語曾是作戰吶喊的口號。

真相

對於該慣用語源起何處眾說紛紜。呼聲中最高最權威的說法是它和種族歧視無關。

權威的高質量平裝書《詞彙短語起源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Word and Phrase Origins)寫道,毫無證據能證明該慣用語源自上述拉丁故事或1819年的大暴亂。該書作者認為,18世紀末該慣用語就已應用於生活中,比反猶太人活動至少早了20年。還有人認為該慣用語始於1818年,並指出暴亂分子為激進拉丁學生的可能性為零。

暴亂期間德國人用「Hep!Hep!」(加油)的戰鬥口號很可能和牧人的吶喊有關,說明暴亂分子認為猶太人同動物沒什麼兩樣。「加油!」也可能就是一句祝酒詞。1827年出版了一本關於劍橋大學儀式的書,其中寫道,「加油!」在19世紀20年代初期被用作祝酒詞。相信是我們對網上得到的信息過於盲從才讓該慣用語的意思變化如此輕易吧。

1. 尼古拉·泰斯拉沒有開創20世紀
揭秘10個廣為流傳的真相
令人驚奇的「事實」

他發明了交流電、雷達和無線電傳輸,單他一人的成就便引領了第二次工業革命,他就是尼古拉·泰斯拉(Nikola Tesla)。他的科學成就是值得被人銘記的。

真相

毫無疑問,泰斯拉是超級天才,他的大腦彷彿能裝下整個星球;當然,歷史耍了他的事也毋庸置疑。但互聯網上的人們把他那需要團隊力量才能完成的豐功偉績全都歸功於他一人名下,致使線上漫天都是他的傳奇故事。

交流電可謂當今世界的一大能源,也是泰斯拉在今天受到讚揚的重要因素。儘管泰斯拉遠勝托馬斯·愛迪生(一直搞不清直流電),不過並非只有這兩位科學家對電流進行了實驗。伽利略·費拉裡(Galileo Ferraris)幾乎是和泰斯拉在推出新發明的同時做出了相同的突破。查爾斯·布蘭德力(Charles Bradley)、弗裡德裡克·海思爾萬德(Friedrich Haselwander)、威廉·斯坦利(William Stanley)、伊萊修·湯姆生(Elihu Thomson)等都推動了交流電的可行性。

雷達也是如此。海因裡希·赫茲(Heinrich Hertz)、古格裡莫·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克裡斯建·修斯馬雅爾(Christian Hulsmeyer)等在泰斯拉之前都研究過雷達,不過就算泰斯拉這種不容置疑的天才也需要像羅伯特·華生·瓦特(Robert Watson Watt)這樣的人幫他改進該體系。同理,無線電傳輸也不完全是這個怪才的一人之功。我們應當讚美泰斯拉的成就,但將20世紀的主要發明只歸功於他一人,無疑是無視了數十位未被讚頌的科學英雄們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