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遺產紛爭: 前女友要求因其“不光彩行為”獲2500萬美元

0
297
喬布斯遺產紛爭: 前女友要求因其“不光彩行為”獲2500萬美元

喬布斯的女兒麗莎的生母克里斯安·布倫南,在2005年曾致信已故蘋果公司CEO,要求他“承認”並補償她。這是喬布斯爭議不斷的一生中鮮為人知的一段故事。

喬布斯遺產紛爭: 前女友要求因其“不光彩行為”獲2500萬美元

母女二人合影:喬布斯私生女麗莎和其母親克里斯安·布倫南。

喬布斯輝煌的56年人生中有過很多愛恨糾纏的故事,但其中持續時間最長且最令他難堪的,應該是與初戀女友、女兒麗莎的生母克里斯安·布倫南的恩怨。

1972年,17歲的喬布斯與布倫南在加州庫比蒂諾的霍姆斯特德高中讀書時結識。而因為喬布斯拒絕承認父親的身份、他對待女兒麗莎的方式以及他提供的有限的經濟支持,使布倫南與喬布斯的恩怨糾葛一直持續到喬布斯去世,長達四十多年。布倫南在2013年的一本回憶錄《咬一口蘋果》(TheBite in the Apple)中痛斥喬布斯,並講述自己受到了“他的殘忍對待”。

但在兩人不堪回首的往事當中,有一部分目前仍鮮為人知。那是在布倫南的回憶錄截止的時間之後,當時她的前男友已經達到了聲望和財富上的巔峰。布倫南要求當時已是億萬富翁的喬布斯向她支付2,500萬美元,為自己的“不光彩行為懺悔”,還要求他向當時27歲的女兒支付500萬美元。

 

現年60歲的布倫南在一封未註明日期、單倍行距、兩頁紙的信件中提出了上述要求。她聲稱自己在2005年12月將信寄給了喬布斯。後來,她向《財富》雜誌提供了一份信件的副本。自稱是“經過蛻變的”畫家和雕塑家的布倫南,在當時經濟拮据,而且她成年後的生活狀況一直沒有改善。而當時50歲的喬布斯,擔任蘋果公司和皮克斯動畫的CEO,身家估計為30億美元。

布倫南對喬布斯寫道:“我在異常艱難的條件下將我們的女兒撫養成人,我們本不需要經歷這樣的磨難。很顯然,更令人迷惑和難堪的是,你有那麼多錢… …有些事情是不完整的……我相信,通過金錢可以獲得體面,讓我得到解脫。就是這麼簡單。”

布倫南稱,喬布斯對她的要求視而不見。幾個月後,她開始撰寫回憶錄,描述他們之間的關係。

向喬布斯寫信要錢三年多後,布倫南再次進行了嘗試。 2009年,疾病纏身、窮困潦倒的布倫南,借住在朋友家,因此她再次聯繫了喬布斯。這一次,布倫南提出用停止出書(她表示,麗莎也不希望她出版)來換取經濟和解。

根據布倫南提供給《財富》雜誌的電子郵件,她曾在2009年9月26日對喬布斯寫道:“我最後一次請求你,為我設立一個信託機構,支持我的生活。我不想與你發生衝突,但我必須做一些事情。我病了三年,已經別無選擇……沒有人會對這本書裡的我們兩個產生好印象,而且這會給麗莎造成傷害,她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如何選擇由你決定。請考慮一下為我提供10,000美元,幫我度過幾個月時間,並為我設立一個信託機構。我們現在沒法直接談,因為我病得很重,而且情緒不穩定……鑑於我目前的情況,我必須盡快獲得金錢來維持生計,要么通過你要么通過出書。”

 

喬布斯當天便回復稱:“我不會被要挾。你的情況與我沒有絲毫關係。”並且他將郵件抄送給了當時31歲的麗莎。

(麗莎在電子郵件中拒絕對這件事發表意見。喬布斯的遺孀勞倫·鮑威爾·喬布斯的發言人稱,她對此也不作任何評論。)

高中時,喬布斯與布倫南因為對反主流文化精神誌趣相投而陷入愛河,兩人經歷了長達五年分分合合的戀情。他們沒有結婚,但大部分時間住在一起。布倫南在18歲時懷孕,但根據兩人的協議,她做了流產。 23歲的時候,布倫南再次懷孕。

1978年5月,麗莎出生。當時,喬布斯創建了蘋果公司,已經非常富有,他以女兒的名字來命名第一台蘋果個人電腦。但在超過兩年時間裡,他一直在想方設法否認父親的身份,與此同時,布倫南卻在做保洁員和餐廳服務員,並且要接受政府救濟。喬布斯甚至在一份簽字的法院公文中發誓,他不可能是麗莎的生父,因為他“無法生育”,不具備“生育孩子的身體能力。”(他在1991年與鮑威爾結婚後生了三個孩子。)

一次訴訟迫使喬布斯進行了親子鑑定,法院據此責令他支付孩子的撫養費,並賠償國家的福利支出,從那時候開始,喬布斯每月支付500美元。一個月後,蘋果公司上市,喬布斯的個人淨值超過2.25億美元。雖然喬布斯多年來會偶爾去看望女兒,並且買了一處房產和一輛奔馳汽車,但布倫南依舊經濟拮据,入不敷出。後來,已經成為作家的麗莎在一篇文章中回憶稱,她的父親“隔一些日子便會來我們家,就像下凡的天神一樣,在家裡待幾分鐘或者幾個小時。”

布倫南說,喬布斯後來曾為自己對待她和麗莎的方式道歉。布倫南稱,隨著與女兒的關係愈加親密,喬布斯也開始“少量地”增加撫養費,最後達到每個月4,000美元。他們的女兒在九歲時正式更名為麗莎·布倫南-喬布斯。 “他非常小氣。各個方面都是如此。要讓他多支付撫養費非常困難。”

 

女兒出生幾年後,喬布斯為布倫南買過兩輛車和一棟價值40萬美元的房子,為麗莎支付了私立學校的學費,不時還會提供其他經濟支持。儘管如此,布倫南還是在1996年申請了破產。高中期間,麗莎第一次與父親(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在第二篇文章中,麗莎寫道:“在我成長的過程,我曾經非常貧窮,也非常富有,有時候介於二者中間。”

但喬布斯可能隨時收回他的錢和好感。一年夏天,喬布斯與麗莎出現矛盾,從哈佛大學回到家後,他便停止了對女兒的資助,並拒絕支付她的大學學費。麗莎不得不搬到了街道盡頭的一對夫婦家中,他們為她支付了學費;喬布斯多年來一直沒有償還這筆費用。

沃爾特·艾薩克森在經授權的喬布斯自傳電子版中提到,喬布斯曾說他不會出席女兒2000年哈佛大學畢業典禮,因為麗莎“根本沒有邀請我”。事實上,據布倫南和另外兩位知情人士透露,麗莎邀請了喬布斯而且喬布斯也出席了典禮。 (根據當時一份報紙的報導,喬布斯曾用女兒的畢業典禮為藉口來逃避陪審員義務。)

布倫南曾向喬布斯指出,他的蘋果公司官方個人簡介中形容他在矽谷“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一起”,“麗莎為此非常生氣”——於是在2001年7月,喬布斯將其改為“四個孩子中的三個”。 2004年12月,又被修改回“三個孩子”。

2005年,布倫南再次陷入財務困境。雖然當時她和喬布斯鮮有聯繫,但她還是寫信給喬布斯,要求他提供一大筆“謝禮”,幫她永遠擺脫經濟困境。

 

布倫南寫道:“我撫養女兒長大,並將她培養成才,並且我現在為你提供了一條途徑,幫你與她保持和睦的父女關係。”她解釋了自己為什麼應該得到這筆錢。 “我從未讓她與你為敵。我想你可能一直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但這對你應該有重要的意義……”

“多年來,你幫助很多人賺到了許多錢,但是否有人曾像我和麗莎那樣為你付出這麼多,而且我做這一切,並沒獲得實際需要的任何充分的、持續的支持。”

布倫南稱,經過多年的考慮,她認為最終的數字為“2,500萬美元”。並且她要求喬布斯支付給麗莎500萬美元,她也會從自己得到的部分中再拿出500萬美元給他們的女兒。

“一個人經歷過如此長時間的悲慘遭遇,需要用真相和和解才能實現真正的解脫。這封信便是真相,而錢和感激則代表了和解。我本應該獲得財富帶來的平和的生活,供養麗莎成長……我認為,這筆錢足以彌補我為你所做的一切。”

布倫南補充道:“我請求我們將這一頁永久地翻過去。目前,金錢是唯一有意義的方式。多年來,因為一個竊賊的不光彩行為讓我失去的一切,都可以得到彌補和諒解。”

布倫南說喬布斯沒有回信。

但她在2009年的要求,即要么付錢要么出版回憶錄,立刻引來了喬布斯憤怒的回應。

布倫南迴復稱:“我並不是想勒索你。請你明白,我更願意解決問題,而且我之前曾經請求你的幫助,或許方式有些不妥。我無家可歸已經一年時間,而且疾病纏身,沒有工作。可能死了對我來說更好,但我還沒死成。我無法擺脫這幅軀體和這樣的生活,我需要做些什麼。”

即便麗莎長大成人之後,她與喬布斯的關係也時好時壞,兩人曾有很長時間沒有聯繫。但2011年10月5日,56歲的喬布斯在帕洛阿爾託的家中去世時,麗莎便陪伴在喬布斯的身邊。

但布倫南與喬布斯遺孀的衝突仍在繼續。喬布斯因胰腺癌去世幾天之後,布倫南在《滾石》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回憶了早年與喬布斯自由奔放的戀情,以及“隨著喬布斯的成功,他如何變成一個專橫的惡人”。布倫南稱,這篇文章導致她“沒有獲邀”參加在斯坦福大學校園為喬布斯舉辦的私人追悼會。

 

2014年1月,她給勞倫·鮑威爾·喬布斯寫了一封掛號信,要求她完成喬布斯未做的事情,慷慨地從他的遺產中拿出一部分與她進行和解。

布倫南寫道:“你對史蒂夫的忠誠並不意味著也要忠於他的仇恨。……我不應該經受這些年的貧困,以及他為了對付我我給出的那些理由……”

“你有機會幫助我,並且不會影響到你自己的生活和孩子……如果你能幫助我,作為麗莎的母親,我可以得到體面平和的生活,我們不需要告訴任何人……這一切可以在私底下根據法律完成。”

喬布斯在遺囑中為他們的女兒留下了數百萬美元的遺產,據布倫南表示,麗莎一直在用這筆錢資助她的生活。但布倫南表示,她始終沒有收到鮑威爾·喬布斯的回信。在給喬布斯遺孀的信件結尾,她這樣寫道:“出於許多原因,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些尷尬,但我真心希望你能明白,史蒂夫患病多年以及他的離世讓你經歷的痛苦,我非常理解。我知道你非常愛他。事實上,我也愛他。”

文章來源: 財富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