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隔絕的生活守護山林18年

0
251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夕陽下仰望山林,景祥俊露出燦爛的笑容,張志才在遠處默默的看著妻子。

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城往北80公里,米倉山南麓,叢林茂密,樹木遮天蔽日,滿山老籐怪樹。

在這樣的大山深處,有一個女人。18年前,中專畢業的她隻身來到這裡,與叢林、松鼠、黑熊為伴;18年後,她仍留在這裡,生活依然單調貧乏,唯一不同的是身邊多了一個老公和女兒。

在深山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她叫景祥俊,是一位普通護林員。

22歲的選擇:上山守林

1997年3月,中專畢業的景祥俊,從城裡來到一個叫泥地坪的地方,在一棟職工宿舍住下,當年同來的還有5人。那一年,22歲的景祥俊風華正茂,如花似玉。

這排房子,建於上世紀50年代。火燒的土磚,搭建成8間平房。因為缺少光照,房間裡始終瀰漫著一股霉味。當年,沒有通電、通水,也沒有手機信號,七八個年輕人聚在一起聊天唱歌,打發漫漫長夜。

不過,有說有笑的日子並不長,同事陸續轉行,全部離開了大山,只剩下景祥俊孤單的身影。

對於22歲的少女來說,山那頭的世界花花綠綠,充滿誘惑。山這頭,唯有空曠山谷裡村民說話的回音和寂寞深夜裡遠處飄來的動物嚎叫聲。

命運的選擇:一留18年

「是否要離開這裡?」命運似乎幫她做了選擇。一場突如其來的愛情拉住了她,讓她在這裡一呆就是18年。

1997年夏天,景祥俊在山間巡護時,鐮刀不慎砍中一個毒蜂窩。密密麻麻的毒蜂像發了瘋似地朝她飛來,毒針蜇得她大聲呼救。而此時,諾水河鎮鐵坪村2組村民張志才正在不遠處的山坡上挖草藥,聽到呼救,他跑來發現腫得像個皮球的景祥俊躺在草堆裡,痛苦不堪。

張志才背起景祥俊,沿著山路,踉踉蹌蹌地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將她送到林場的醫療點。景祥俊終於撿回一條命。

這之後,兩人越走越近。1999年元旦,泥地坪宿舍門前舉行了一場簡單的婚禮,新娘是年輕貌美的城裡姑娘景祥俊,新郎是當地農民張志才。從此,兩人定居深山中。

2003年,女兒張馨月誕生,給這個清貧的家庭帶來不少歡樂。如今,張馨月出落得亭亭玉立,平日裡在縣城讀書的她每晚都會與父母通電話。每逢寒暑假,她就會回到山上,跟父母一起生活。

18年過去,那棟破舊的職工宿舍仍然挺立,雲霧中宛若一片孤舟;

18年過去,宿舍斑駁牆壁已經脫落,好在已經通水通電,站在門前空地上偶爾還能搜索到手機信號;

18年過去,家門前種上了一人高的玉米,屋簷下掛著養殖的蜂筒,70多只山羊吃飽了會自覺回家;

18年過去,景祥俊年輕的臉龐留下了歲月痕跡,白嫩的皮膚也曬得黝黑,城裡姑娘的浮華和嬌氣早已褪去;

18年過去,生活還是清貧,但起碼有了變化,而唯一不變的是兩人的感情和對大山的堅守。

18年來,景祥俊和丈夫在這片山林一共種下64萬株松樹,在她看來,每株樹都如同她的孩子一樣。

景祥俊和丈夫巡山歸來已是深夜,依靠電筒的光亮,走在蜿蜒的山路上,這條回家的路他們走了18年。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在簡陋的廚房裡,景祥俊用最原始的鼎罐煮飯,柴火在火塘裡燃燒,濃煙熏得人睜不開眼,但鼎罐裡煮出的鍋巴飯格外香。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每天丈夫都會在火塘灰裡烤個火燒饃,這是夫妻倆巡山時吃的乾糧。火燒饃又乾又硬,牙齒不好吃起來很費勁。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1997年,22歲的景祥俊風華正茂。這張舊照片是她剛來林場不久拍的。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1999年元旦,景祥俊和張志才在泥地坪附近山頭下拍下這張結婚照。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由於交通不方便,兩口子幾乎不下山,為張志才剃頭,便成了景祥俊的分內之事。
一個女人的王國:深山守護山林18年

女兒平日在縣城唸書,只有寒暑假才會回到山上,陪伴父母。一家三口團聚的日子,也是母女倆最快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