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0
324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這史上最為有意思的五大化石發現是古老的精子、保存完好的志留紀蝦類、恐龍便便、英國犀牛、神秘的怪物從三葉蟲到暴龍,大部分的化石都是生物堅硬的外殼或骨骼。這些材料不容易降解,在它們死後的數百萬年後沉積轉化為生物的記錄與我們見面。在另一方面,軟體生物像是蠕蟲,它們腐爛得很快,化石記錄幾乎都是不完整的。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但在特殊情況下,他們的遺骸也會被保留,有時甚至在一些最不同尋常的地方。使用正確的發掘技巧,古生物學家可以利用這些發現開闢一扇通往地球生命史的嶄新大門。最近在南極洲的岩石中發現了距今五千萬年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化石:蠕蟲精子化石。

這提醒了我們,還有許多比恐龍更加陌生的化石。下面是一些迄今發現的最離奇的化石。

 

1.古老的精子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一個重要的發現。

這個偉大的發現來自一類叫做環帶綱環節動物的結繭蠕蟲,這是迄今發現的最古老的動物精子,打破了之前保持的紀錄 – 在波羅的海琥珀中發現的彈尾蟲精子,至少比其早了一千萬年。

該精子得以保存可能是因為蠕蟲在繁殖時將精子和卵子釋放進入保護繭中。在這種情況下,堅硬的外殼保持了繭的完整,直到科學家們在南極半島的淺海礫石中發現了它們。即使這樣,我們也需要借助高倍率的顯微鏡才能發現它。

這個古老的精細胞看上去與現代小龍蝦蠕蟲的精子很相似,儘管今天這些生物只生活在北半球。研究人員認為這種情況應該也會在其他繭化石中出現,這有助於我們更多地瞭解這些史前的神秘生物。

 

2.保存完好的志留紀蝦類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一隻現代的介形蟲。

如果5千萬年前的精子已經足夠讓你大吃一驚,那麼4250萬年前的陰莖呢?一塊於21世紀初在盎格魯和威爾士邊界發現的介形亞綱動物化石,被確定為雄性。它的所有軟組織都保存完好,包括其陰莖。

在志留紀時期(443-419萬年前),威爾士邊境處於熱帶海洋地區。海洋動物偶爾會被遠古火山噴出的火山灰窒息、掩埋並石化。無數這些小化石在顯微鏡下不能充分地展現出來,它們墓地必須逐漸挖掘出來,並利用三維數字成像技術重塑化石。

 

3.恐龍便便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發現的恐龍糞便化石。

糞便化石可能是對「要致富別怕髒」最好地詮釋了,這種東西可以在許多古生物商店裡找到。除了新奇,這種化石對古生態學有著極大的價值。科學家可以通過這種化石可以發現那些已滅絕動物所吃下的食物。

糞便化石實際上是一種豐富的液體培養基,稱作bromalites或「臭石頭」,這個詞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出現,包含排泄物在岩石中保存的所有物質,在過去的幾年中,bromalites已經變得到處都是。

在澳大利亞,他們通過糞便展示了白堊紀的蛇頸龍是食底泥魚。在波蘭,一條被壓扁的魚的反芻食物幫助我們瞭解生命如何從地球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滅絕中恢復過來。而從彼得伯勒和惠特比的侏羅紀岩層中發現的類似現代魷魚的箭石類化石,已被認為是魚龍的嘔吐物。

 

4.英國犀牛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柯克代爾洞穴中發現的鬣狗頜骨。

1821年,一塊奇怪的化石在英國柯克代爾洞穴中被發現,一位工人在開採築路石料時發現懸崖邊的洞裡滿是大型動物的骨頭。一開始他們以為是牛,但一位當地的博物學家發現它們有些與眾不同,最終這些遺骸來到了牛津大學教授William Buckland的手裡。

Buckland聲稱他已經通過自己的方式吃遍了整個動物王國,Buckland是最非凡的實驗科學家。他表示這些骨頭主要是一些大型的食草動物,如大象和犀牛。它們身上有被啃食的痕跡,在洞內還發現了類似鬣狗的糞便化石。

巴克蘭證明了柯克代爾洞穴曾是土狼的巢穴,並由此創建了古生態學科學。將近200年過去了,我們知道了這些「非洲」大型動物於大約於12.5萬年前的冰河時代之間的溫暖時期生活在約克郡地區。

 

5.神秘的怪物
史上五大最奇異的化石發現,聞都色變!

名為Tullimonstrum gregarium的化石。

19世紀美國伊利諾斯州的梅遜克裡克在開採煤礦時首次發現了化石。但直到20世紀50年代這個地方才成為化石聖地,這多虧了Francis Tully發現的一種非常奇怪的怪獸:一隻在天然礦產斷層中保存完好的軟體動物。

化石顯示該物種是相當豐富的,但只在伊利諾斯州存在,這隻怪獸被命名為Tullimonstrum gregarium。它現在是伊利諾伊州標誌性的化石。麻煩的是,沒有人知道是什麼Tully先生發現的怪物到底是什麼。身長幾英寸,一個很長的鼻子並在末端露出鉗子般的牙齒,兩隻眼睛分別在兩端的莖上,還有節狀的身體和帶鰭的尾巴。這可能是一種食肉動物,由它被發現的岩石可以推斷,它生活在熱帶的淺海地區。

在此之後半個多世紀之後,我們沒有太多的發現。這個化石仍無法與其他任何無脊椎動物聯繫起來,不管是現生的或是已經滅絕的。儘管有一些特殊的保護,化石的記錄總是能讓人感到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