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0
234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有時候我們感覺自己從事著地球上最苦逼的工作,但和20世紀初期的一些普通工作相比,我們的工作根本算不上什麼。那些工作沒有加班費,人們常常要每天勞作12個小時,每週工作6天。在礦井或磨坊裡,孩子們也會跟在他們的父母身邊完成這麼長時間的工作。成年人勞動賺的錢僅僅能夠養家餬口。這些工作沒有醫保福利,也沒有人會在乎工人的生命安全。

 

10. 馬尿收集工

20世紀30年代,加拿大的醫療機構需要用懷孕馬匹的尿液來提取雌性激素。在那時,雌性激素可以用來緩解更年期症狀,但獲取馬尿並不容易。

加拿大的馬場不得不僱傭工人採集馬尿,以供售賣。這項工作需要工人同時監視多匹懷孕的母馬。當母馬小便時,馬尿收集工就要提著一個水桶衝上前去接住尿液。只要母馬表現出一點準備噓噓的跡象,工人就要迅速起身,手提水桶從一匹馬衝到另一匹馬身邊。

這項工作的報酬怎麼樣呢?寥寥無幾。每公升尿液只能提取出幾毫克雌性激素,這意味著尿液收集工需要採集大量的尿液才能換來餐盤裡的麵包。當然,合成雌激素發明以後,就再也不需要收集懷孕母馬尿液的雇工了。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9. 隧道看守人

在20世紀,火車將商品從國家的一邊運到另一邊。在任何特定的時間裡,都有數以萬計的男女老少參與鐵路工作。他們要確保軌道安全,為乘客提供服務,保證火車持續運行。其中一項尤其令人討厭的工作就是隧道看守人。?

關於隧道看守人的工作內容有很多不同版本的解釋,而且這份工作的頭銜在不同的鐵路公司和地區間都略有差異。在紐約州的新漢堡隧道(New Hamburg Tunnel),隧道看守人要在隧道的一頭打一下工作卡,再走到隧道的另一頭,邊走邊檢查。然後他需要再打一次工作卡,並穿過隧道往回走。這樣的一個來回是他整個班次的工作,在隧道兩頭打卡是為了證明他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芝加哥&西北鐵路公司(The Chicago & Northwestern Railway Company)有一套不同的制度,在隧道兩端各有一名看守人。火車即將到來的時候,就近的那個看守人向另一個發出信號,每個人都要保證他負責的相應軌道上沒有任何碎片與障礙物。看守人在不當的時間走上軌道,或是因軌道上留有雜物而引發的火災、脫軌,都可能導致看守人的意外死亡。每個看守人通常都呆在隧道一頭的小棚屋裡。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8. 運河挖掘工

雖然法國在19世紀初就已經開始修建巴拿馬運河(Panama Canal),但施工工作是在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總統的指令下才由美國於1902年接手的。這主要是因為修建存在嚴重的工程問題以及大量的勞動人口死於疾病。在法國修建運河的時候,公佈的勞動人口數量是2萬人,但到了美國接手的時候,粗略計算就已經有5600多人喪失生命。

即使配備了100多台「現代的」蒸汽挖土機,挖掘運河的工人還是要忍受長時間的苦力工作,但這並非他們面臨的主要危險。在巴拿馬運河施工的初期,瘧疾和黃熱病吞噬了許多人的生命。一開始,醫務人員堅信,這場疾病的爆發是由於環境骯髒和空氣不好。然而,到了20世紀早期,醫生才得知,這些疾病是由蚊子傳播的。於是,人們共同努力去除蚊蟲滋生地和死水以減少蚊蟲的繁殖。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7. 跟車工

在煤礦開採區,速度最快的男孩會被安排去當跟車工。那個時候,每天6點左右開始,你就可以看見一名在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無煙煤礦工作的跟車工。這些勇敢的男孩子會帶上20到30塊 作「止輪墊」之用的木頭,並一路跟著下山的礦車。為了防止礦車開得過快並因此而脫離行進軌道,跟車工會把「止輪墊木頭」塞到輪子底下以減緩礦車的行駛速度。

這是一份危險且事故頻發的工作。在給礦車減速的過程中,跟車工很容易被夾到手指,有時候還會因此而失去手指。礦車也可能會在他們的行進路上失去控制,飛出軌道並撞上男孩、牆或其他東西,許多跟車工男孩會被礦車撞死或者被迎面觸碰到的電車線電死。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6. 鐵路上的舞者

鐵路工人的工作真的非常辛苦。這些來自愛爾蘭、意大利、中國、墨西哥以及北部的非裔美國移民是所有窮人裡最拮据的。他們被鐵路公司僱傭,負責用堅固的金屬板翹起鐵軌並把礫石推到鐵軌下方。鐵路工人以小組為單位進行工作,四人及以上為一組,每組負責的一段鐵路長度大概為24千米(15英里)。

他們的工作看起來就像是在舞蹈。當其中一個人唱出或者喊出一段旋律,其他的人就合著旋律的第三或者第四拍,用鐵條輕輕敲打鐵軌。沒人知道「gandy dancer」(註釋:「鐵路上的舞者」的英文名稱)這個名字的由來。有人說它取自於芝加哥「甘迪製造公司」。但是沒有人有能力證明這家鐵路設備公司存在的真實性。

到20世紀50年代,這些便不再重要了。鐵軌最終可以由機器完成維修,也就再也不需要這些「鐵路上的舞者」了。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5. 司爐工

司爐工是由鐵路公司提供的另一項苦逼工作。當一輛火車完成行程、進入站點後,這些司爐工會清理引擎中的煤炭,熄滅余火,把煤渣倒進煤渣坑。然後他們會把滾燙的引擎放進水裡冷卻,再重新裝上煤炭等待下一段行程。上圖是1908年密蘇里—堪薩斯—德克薩斯鐵路公司全體司爐工的照片。

這項工作看起來很簡單,但公司沒有為他們配備任何防火裝置和制定安全準則,這些孩子和男人們就像一個「引燃器」,把身體暴露在危險之下。鐵路公司因此會收到很多關於致使員工受傷和死亡的控告。但是,他們總是可以無過錯脫身。

1921年,德州法院接到一起案件,法院判決如下:司爐工使用存在缺陷的灰盆致使此次事故發生,因而承擔相應責任,鐵路公司對此並不擔責。在此次事故中受傷的司爐工要求複審,但這一請求被駁回。在20世紀初期,鐵路公司在法院滲透了更多的力量,工人想要享有勞動保護權的想法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4. 分揀員

在煤礦中日以繼夜工作的男生看起來都十分粗糙,然而更糟糕的卻是煤礦分揀員。大多數被招來當分揀員的男孩年齡都在8到12歲之間,他們整日在滑道中彎腰駝背地工作,工作時間長達12到14個小時之久。在漫長的工作時間中,他們得將礦井裡的煤塊及泥巖一一分揀出來。

這些風華正茂的男孩子經常被熏得一身煤灰,肺部也都覆滿了黑色的粉塵。據歷史記載,你甚至可以在他們吐氣時明顯的看到有黑色的粉塵被同時呼出!

然而還有更不幸的事情,這些男孩子會在工作過程中接二連三的受傷。擦傷、割傷,甚至是骨折,都司空見慣。有時候,有的男孩不小心被捲入機械設備中,直接倒死在倒煤槽。由於他們工作時必須一直彎著腰駝著背,不少男孩子的脊柱都已永久變形。而那些暫時還未飽受職業病折磨的男孩將會被發配到更深層的煤礦中工作。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3. 燈塔守護者

燈塔守護者的工作並不像在煤礦中或者鐵路上工作那樣危險。但他們的工作時間卻是最長的,幾乎沒有什麼時間休息,更別說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了。

只要燈塔需要用電,這座燈塔就需要有人看管。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一個男人是燈塔守護者,那他的妻子、孩子便都要在燈塔上一直生活下去。黃昏初現,一日的工作就此開始,這時候的燈塔守護者需要檢查燈的安全狀況,並在其準備開始工作前加滿燈油。燈一旦點亮,燈塔守護者就必須通宵看護它,以確保它整夜都在發光。在漆黑的夜晚或暴風雨來臨時,燈塔守護者還要兼顧搜尋沉船的工作。黎明破曉,燈塔關閉,燈塔守護者又將開始清洗燈塔的一天。

除了通宵達旦的工作以外,燈塔守護者和他的家人還必須負責燈塔以及周邊建築的維護工作。他們日常所需的食物都由一些簡陋的小菜園供給。對於一些在荒島上工作的守護者而言,想要去採購生活必需品的話,還得要提前一天制定計劃。他們坐著班次極少的船隻去往最近的城鎮,購買日常所必備的食物和用品。

有一些燈塔坐落於靠近港口城市的土地之上。在這些燈塔上工作的燈塔守護者飽受同行的羨慕,他們在獲取生活必需品方面具有極大的優勢。

燈塔守護者這一職業已被描述為「乏味、無聊、孤獨的工作」。它將那些不介意孤獨,還能獨自處理單調乏味的工作的人們,變成了一類特定族群的職業人員。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2. 銅礦推車工

在銅礦的深處,推車工要用銅礦石填滿整個推車。因為沒有可以搬運銅礦的工具,他們只能用雙手將這些銅礦石搬上車。他們將笨重的銅礦石推到斜坡處,然後讓這些礦石滑落至地面。

雖然我們都能夠想像到這是一份極其繁重的體力工作,但事實上它比想像中的更為艱難。工人的人身安全每日受到威脅。儘管自1900年起出現了可以替代人力且運送量更大的機器,但是在接下來10年間或更長的時間裡,仍有鐵路公司僱傭推車工。

根據工人賠償委員會(Workmen』s Compensation Committee)的一份研究顯示:在1910年,大約有1463名推車工在銅礦中受傷,其中11名工人的傷是致命的。然而,像敲鐘人、鐵匠、溜槽人等其他與銅礦推車工同等職業地位的工人,他們的工傷死亡人數並沒有被報道出來。在這些工作中礦工的死亡人數是最多的。他們有43起死亡事故,但是只有1411名受傷人員被報道出來。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1. 裝訂女孩

20世紀早期,女人的工作強度並不比男人的小。因存在火災隱患和危險設備,裝訂工廠成了可怕的工作地方,但即便如此,她們還是得在此工作。

裝訂女孩的工作是將所有的書頁裝訂在一起。一開始這份工作是全手工的。然而,隨著設備的引進,更多的工傷也由此發生。1908年《洛杉磯先驅報》(Los Angeles Herald)報道了一個事件:芙蕾達·斯塔爾(Freida Stahl)因疲勞工作,手指一不小心被夾在裝訂機的一個輥上,然後機器將她的手不斷往裡拉。

要不是她的同事及時相助,她的整隻手都會被攪碎。她算是幸運的了,只有兩個手指被完全攪碎,食指部分受傷。
你覺得現在的工作苦逼?來看看這10個20世紀早期的工作吧!

 

via : 前十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