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他人創造親密感?以幫你克服對被人拒絕的恐懼。

0
345
如何與他人創造親密感?以幫你克服對被人拒絕的恐懼。

如何與他人創造親密感?以幫你克服對被人拒絕的恐懼。
譯者:SPC  壹心理專欄作者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對如何清醒自主地創造出與他人的親密交往關係,分享些深入想法。我還會解釋說明一些有用思維心態,以幫你克服對被人拒絕的恐懼。

 

「唯一對像」的神話

自己最開始創業時(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發電腦遊戲),我在頭5年便陷入債務之中,隨後宣告破產。我犯過大量錯誤,但最大之一就是將所有雞蛋都放進一個籃子。我的公司一次只開發一款大型遊戲,而且只跟一家出版商進行合作。假如這種交易破裂,我的公司就會遭受重創,而這類情形還發生了不止一次。突然之間我們便沒了現金收入,不得不跌跌撞撞地尋找另一家出版商。

我當時目標就是讓那個完美交易落地實現,找到對我們團隊而言將是「唯一對像」的出版商。當自己看出有某個潛在交易時,即便它不是一份完美交易,我也會試圖讓其變成一份完美交易。不管合作的出版商提出什麼需求,我都讓自己的生意努力配合。這在當時看起來像是非常不錯的主意,但在現實世界中卻是徹底的失敗。部分原因是許多時候,遊戲出版商們的行為要求就像一個瘋子。我的生意策略根植於絕望心態和低標準之上。而對於我們想從事的創意工作,我的生意也未能建立起相應的誠實正直感。

人們在自己的感情關係中也使用著同樣的策略。當我們最開始遇見某人時,就會告訴自己,她/他便是那個「唯一對像」。但通常這種想法源自一種絕望心態,渴望趕快進入任何一份感情關係,從而避免孤獨一人。然後我們就傾向於將此人硬塞進某種理想模式。對有些人而言,這樣做也不是問題,但長遠看來,它常會導致怨憤和失望心理,尤其是對於那些走在畢生追求成長道路上的人們。

假如還未身處感情關係中時,你已在腦中抱有這種期望,意即你相信世上仍存在那個「唯一對像」,這種想法就很可能製造出對被人拒絕的更深恐懼。畢竟,若你和一位那樣完美的匹配對像進行交往,然後搞砸了關係被其拒絕,你的感情遊戲便徹底結束!現在你的餘生都將錯過那種完美生活。

如果你能對這種信念放手,便可在對被人拒絕的看法感受上產生巨大差異。若你對可能遇上「唯一對像」或接近這樣的人士沒那麼擔心,就能更輕鬆自然地接觸他人並發起交往關係。

當人們彼此非常融洽並深愛對方時,假如他們想把眼前的感情伴侶視作「唯一對像」,這完全沒問題。但當你對吸引新感情關係持開放態度時,我認為最好不要依附於這種信念。它可能導致你拒絕掉眾多本來會十分美好的交往關係,給他人造成壓力去滿足你期望的伴侶模式。而且若你總感覺還沒找到那「唯一對像」,會給自己製造不必要的緊張和失望。

當人們停止尋找那「唯一對像」時,一件有趣的事情便發生了。此時他們能感受到自我的完整和全面,不太費力就能吸引那種十分符合「唯一對像」模式的交往伴侶。Eben Pagan,也被稱作David DeAngelo,最近就寫過發生在他身上的這種事情(他現已結婚)。Rachelle和我也有過這種體驗。

她並非我會從邏輯上選擇的感情對象,因為我對一年只能彼此見面6個月的異地感情關係並不感興趣。不過由於我對更寬廣的可能範圍抱以開放態度,這種交往關係也就變得完全有可能。而在以往,我會把它拒之門外。我們一同經歷的感情之旅,與我可能預想的結果相比,都要更加美妙和心曠神怡。

 

培養多種選項

當不再試圖追求那唯一的完美交易時,我便得以扭轉自己生意的局勢。我轉而開發一些更小型的遊戲,之後又通過個人網站銷售其他開發者版權許可的遊戲。幾年內我銷售過二三十款版權遊戲,其間沒有一款製造出轟動效應,但我利用新思維策略開發出的第一款遊戲,連續兩年贏得了「年度共享軟件」大獎。而且從所有遊戲上集合起來的收入,也遠遠足夠維持我的生意發展。

有些我以為會大獲全勝的遊戲結果反響平淡;它們根本不受市場歡迎。另一些我並不確定的遊戲卻碰巧實現大賣。

發佈過幾輪遊戲產品後,我變得對最終結果更少在意。如果一款遊戲賣得很好,挺棒。假如沒有,我們就繼續開展下個遊戲的發佈工作。

我當然想要自己生意取得成功,但有了多款可以銷售的遊戲,我不必對任何特定遊戲的銷售表現勞心費神。每一次遊戲發佈,最差也能成為一次有價值的學習經歷。

 

善於社交

在社交層面上,你也可以做相同的事情。與其過於依賴單一的潛在交往關係,要是你專注在整體上變得非常善於社交,從而享受到有新人群穩定流入個人生活的狀態,這又將帶來何種結果?這樣你就總能有新鮮的交往選項。它能幫你培養出生活的富足感,鼓勵你擺脫絕望、索求和依附的心態感受。

每過一段時間,你都會找到一個非常美好的匹配對象。但若你一路遇見大量無聊人士,也不會損害你對未來的希望。只要你一直遇見新的人群,終將出現好的匹配對象。

你是否知道,平均而言,我們75%的浪漫關係都是通過現有的朋友、親人和同事網絡獲得?由此可以合理推測,若你擴展和/或提升現有社交網絡,自己的浪漫生活也很可能獲得改善。如果你能遇見更多人群,他們中的一些人就會成為你的良好浪漫關係伴侶。

例如,通過舉辦各種工作坊,我已結交了許多有趣朋友,包括認識我的女友Rachelle。我沒有必須舉辦工作坊的必要,但經過這麼多年的博客寫作,我想讓自己的生意變得更有社交性。假如自己從不這樣做,我今天的社交生活很可能就更為有限。

就算你只是想享受更豐富的性生活,開始行動的一個好地方也是結交更多朋友。

 

豎立標準

培養大量交往選擇的一個好處,就是你將有力瞭解對自己而言,一個好的匹配對像會有什麼特質。這將幫你發展出一套能用來預先篩選潛在匹配對象的交往標準。

若你對自身標準擁有清晰感受,就將更少在意被人拒絕。與尋求他人認可相反,你會對弄清他們是否能成為你的好匹配對像更感興趣。

總體而言,我喜歡和聰明、快樂、追求成長、誠實、開放和好玩的人們交往。無論是在生意中或私人生活裡,我通常都和這類人有著精彩交往關係。

因為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我就能在與他人的最初交談中尋找這些品質。這並非像是要面試對方。我更喜歡的做法,是表達出自己喜歡的性格品質,再看對方的回應如何。假如我表現得好玩又喜歡到處開玩笑,他/她也能以同樣方式回應我嗎?如果我分享一些非常私人的事情,對方也能同樣敞開心靈嗎?我們是會做到彼此同步,還是覺得大家正在完全不同的頻率上溝通?

並非每個人都能滿足你的交往標準,但這完全不是問題。請繼續遇見新的人們,保持社交上的開放心態。若你知道自己將很快遇見更多新的人們,就很難對剛剛發生的不匹配情形感到失望。

即使跟某個似乎有點心智發育不良的人溝通時,我也仍感激這種經歷,因為自己總會從中學些東西。在自己對什麼感興趣,以及為何如此等方面,我將獲得些額外清晰感,而且我認為對方也能得到些相似收穫。

 

擺脫個人期望

我一開始遇見某人時,就想更好地瞭解他們,並幫他們更好瞭解我。我喜歡不帶任何期望地認識他人,不對事情該怎樣發展存在任何預設。例如,除非雙方已確定感情關係,我一般不會主動邀請人們外出約會。因為這種約會行為設定的期望,就是要麼把雙方交往變成一份浪漫關係 — 要麼就什麼都不是。

當遇見新的人們,我更願大家只是在一起玩樂和交談。讓我們先看看彼此的交往融洽程度如何。這樣相處幾小時後,我就對雙方之後將如何發展有了更好想法。

如果大家似乎能創造出好的交往聯繫,而且總體上都很喜歡彼此,便可進一步探索這份關係的未來導向。如果交往結果不佳,我們也能自然地各走各路,不會將它看作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沒人必須盛裝打扮,花上一堆錢才能學會此事,所以這樣也不會造成大的失望。

在第一次認識某人時我的主要關注之處,就是讓對方感覺舒適自如,以便他們能全然做自己。我並不想讓對方採用在第一次約會時表現的形象與我打交道。由於經常接觸新人群,我一般在新認識人們時感覺非常舒適自然,但我看得出有些人在初次見我時可能覺得有點焦慮。尤其當對方是那種閱讀我博客多年後,對我過度崇拜的一類人。因此我喜歡讓事情保持非常放鬆和休閒的狀態。我想讓大家都以平等心態彼此交往,無論對方的歲數是小我一半,還是大我兩倍。

 

身體,思維,心靈和精神

一旦我在某種程度上認識瞭解了一個人,比如在雙方有過首次富於意義的交談後,我喜歡思考彼此的關係可能隨著時間如何發展。而我會使用包括身體、思維、心靈和精神四部分的交往模式進行這種思考。你可以將它們看作人們相互交往的4種基本方式。

身體屬於肉體層面,它包括肉體親密度的各種層級,從最基本的觸摸到性愛之間的所有行為。在生意領域,它也意味著財務上的交往,即一起做生意。我還會把身體活動包括進生意領域,比如一起玩飛盤高爾夫或打網球。

思維屬於思想層面,它包括交換想法和信息。這種交往主要通過談話發生,但也可包括分享資源等活動,比如相互推薦書籍、文章和工作坊。

心靈屬於情感層面,它包括分享各自感受,對彼此抱以同情和理解。這種交往包括分享歡笑,和/或為一方或雙方相互治癒情感傷痛。主要表現形式會涉及告訴彼此的私人故事。

精神屬於人生目的和使命層面,它包括鼓勵和支持彼此的成長道路。它還意味著相互幫助對方變成最崇高和優秀的自我。我也會將精神交往看作一份關係的整體宏觀氛圍。

這些交往層面都是各種程度描述,而非實質組成。我說法的意思,就是這些交往領域並非要麼存在,要麼就沒有;它們中的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可能性範圍。

當我認識某人時,就喜歡考慮雙方在每一領域層面的可能交往潛力如何。我對深化彼此的交往有多大意願?此人對我有身體上的吸引力嗎,我願意向她敞開身體親密感的大門嗎?我們有無可能一起做生意?這是一位潛在的飛盤高爾夫夥伴嗎?我感覺雙方有思想上的良好聯繫嗎,自己願在某些話題上進行更多交談嗎?我是否感應出心靈上的深入聯繫;我願意探索對方的情感世界並邀請他/她也進入我的情感世界嗎?我是否感覺此人的生命目的與我的價值觀和諧一致;我能將對方視為自己精神部落的一員,並在各自成長道路上彼此鼓勵和支持嗎?這份交往關係在整體精神層面上和我有著共鳴嗎;我是想讓它佔據生活中更大一部分,還是想讓其隱入個人生活背景之中?

在真正瞭解一個人之前,我都喜歡保持開放心態。這就是我不喜歡傳統約會方式的一個原因。那種方式會為交往關係設置特定期望,假如這種期望未能實現,就會令雙方深感失望。但若你在進入一份新交往關係時,願意考慮更寬廣範圍的交往可能,也許就能創造出原本並未預想到的各種美妙關係。例如,你們可以進行非常深入、滿懷感情的溝通交流,並鼓勵彼此不斷成長。但又可以不帶男女之情,或沒有共同探索身體親密感的相互意願。

 

清醒自主地探索

對於以上話題,近來我一直和特定人群享受著非常清醒自主的討論,尤其是若我認為大家在某種程度上擁有深厚交往關係,而且彼此很可能要在對方生命中存在一段時間。這是個極其非傳統類型的討論話題,有些人一開始會對它感到驚訝,但最後我發現人們都挺欣賞這樣的誠實與開放態度。它讓雙方對彼此的交往界線,以及這份關係隨著時間過去可能如何發展,都有了更清晰的感覺。

有時大家的交往關係顯而易見,根本無需我用上面的模式進行討論。通常是在自己感到雙方有著巨大交往潛力,但不確定彼此是否在願意,還有能夠一同探索的事物上保持一致時,我才會進行這種討論。

這類交談是關於雙方能否打開進一步探索的大門,而非關於能否做出長期性承諾。我此時所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討論雙方想以何種方式深化彼此關係。討論的目的是看清我們在哪裡有著相似意願,哪裡卻沒有。簡而言之,我們只會以雙方都想要的方式深化彼此關係。假如不是雙方共有的渴望,我們就不會前往探索。

雖然你可能感覺這種交流方式需要一點勇氣,它卻有著實實在在的好處。它能免除交往中令人疲憊的猜測遊戲,加快交往進度。它還能幫你專注於雙方都想更深探索的關係領域,避免浪費個人精力,或是避免在雙方並非都願發展的關係領域燃起希望。

只有當關係各方對這種探討都持有非常清醒自主的意願時,這種交往做法才會管用。至少在我吸引到自己生活中的人們身上,我發現幾乎每個人都很接受此種做法。如果某人不能接受它,知道這個事實對我也很重要。我很可能將認識到此人和自己並不十分兼容。假如某人並不欣賞我的開放和誠實態度,我絕不糾纏,會繼續探索其他交往關係。

 

表達個人興趣

我不認為提出清醒感情關係的探索話題後,就把責任義務置於對方身上,讓其首先分享個人想法和感受,是種公平的行為方式。我認為若是自己說起這種話題,那更好的做法,就是我應當首先志願進行誠實和開放的分享。這樣一來對方就不必擔心會遭到拒絕。我也感覺在這樣做時能獲得最好結果。當對方看出我願意與其保持非常開放和誠實的態度,也能鼓勵她/他以相同方式做出回應。

我一般不會把身體、思維、心靈和精神列表當做正式檢查清單,在交往對像身上使用。經過幾小時深入交談後,我通常都會對哪些交往層面存在巨大潛力擁有不錯的想法認識。

近來我一直在體驗一些非常深入的心靈交往聯繫。若自己喜歡雙方在心靈層面的交往方式,比如分享故事、歡笑、同情等,我便想深化這份交往關係,接著就會開放地分享自己的真實感受。我可能會說:「我想讓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歡你,尤其喜歡我們在心靈層面的交往方式。我很想花更多時間和你在一起,來更好地瞭解你。」這種做法至少打開了一扇通向擁有親密情感體驗的友誼之門。除了給出積極回應,我不記得對方有過一次其他任何形式的反饋。

把自己從網上社交媒體拉回現實,並在今年專注於面對面的社交生活後,我完全被忠於心靈的交往關係所吸引。我熱愛花時間和那些有著開放心靈,並允許自己展露脆弱一面的人們一起相處。通常這類人在一開始會有些防衛,但當她們看出可以信任我,而且知道我並非來傷害她們或對其有任何索取時,就能很快卸下心中防備。

忠於內心的交往關係很難在網上創造出來,因為我們有如此多的內心感受都是通過身體語言、語音語調和現場氛圍溝通交流。我認為這就是自己去年處理個人社交生活時缺失的第1位元素。我試圖通過互聯網維持的交往關係難以提供足夠深度,來滿足我的身心需要。但在當面交往時,這種關係就很容易培養形成。

你可以「責怪」Rachelle給我帶來了這些變化。我和她在感情關係中享受著如此深入的心靈聯繫,與之相比,自己生活中的其他許多交往關係都讓人感覺膚淺乏味。和她體驗過2年多精彩情感聯繫後,我不得不提升個人標準,把這種心靈層面的聯繫也更多帶進自己的友誼關係。現在我對這部分的生活感覺無比美好,因為自己正結交著更多能夠分享深入心靈聯繫的朋友。我無限享受這種類型的交往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