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生究竟需要幾個異性

0
441

wallhaven-16457

第一類,是水一樣的異性。

無色無味,平淡得近乎於平庸,多數時候我們甚至會忽略他(或她)的存在。他們總是悄然無聲不驚不險不精彩地存在於我們的生命中,默默地滋養我們愛護我們。他們的愛,也悄然隱藏於瑣碎的生活細節中,不具任何傳奇性和觀賞性。我們甚至會厭倦甚至想逃離這種平庸。

然而,當我們離開時,如同將水和空氣這種看似平庸簡單的東西從我們生活中剔除,使我們立於沙漠或外太空的真空中,連正常的呼吸與生存都成為不可能。這時,我們會懷念,我們夢想逃離的那種無色無味平淡得近乎於平庸的人,以及由他們帶給我們的平靜生活。通常,這個人是我們的配偶,他(她)永遠像水一樣,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覺得其不可缺。

 

第二類,是酒一樣的異性。

雖然質地也像水一樣清冽平靜,但其中卻蘊藏了巨大的熱能和激情,能讓我們不能自持地陷入到沖動與瘋狂之中,在他們的慫恿和引誘下,我們總會不能自持地幹出許多在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從某種程度下,他們像催化劑,使暗藏於我們心底的某些願望掙脫束縛,噴搏而出。他們總是將我們的身體為柴,無休止無克制地燃燒著,讓我們不能自持,欲罷不能。

所有喝過酒的人都知道,小酌與淺嘗,細細品味那滿含香氣一路冰涼滑入腹中,並在身體中慢慢升騰起的那一股熱力,世界因此變得輕盈縹緲起來….。。但多數人不會在這個時候停手,他們還會繼續續杯,將這種快意放大到瘋狂與扭曲的地步,他們甚至錯誤地以為,得到的快感與飲酒的量成正比。

而多數的事實顯示,這種判斷是錯誤的,許多人會失態嘔吐甚至幹出令自己悔之晚矣的荒唐事情,貽害一生。通常,這類異性是我們的戀人或情人,他們激發我們的欲望,用它來讓我們開心或傷心。

 

第三類,是咖啡一樣的異性。

在深邃的色彩中包藏著一些苦澀,再與奶和糖攪拌著,成為一種讓人一言難盡的復雜滋味。它的特征與酒相反,總是在我們疲憊和低迷的時候,讓我們清醒和振作起來。這種異性,是我們的知心朋友,俗稱紅顏或藍顏知己。這樣的異性,通常比友誼更深入,比愛情又淺淡。

大家彼此像兄弟或姐妹,可以分享彼此不外傳的秘密,在生活中遭遇到問題時,總是第一時間想發個短信或打個電話向他們訴說,訴說並不是必須要找到答案,有時,訴說其實就是答案本身。對於多數人來說,咖啡並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卻是生活品質提升的一種元素。如同我們生命中的那些異性知己,彼此相望而又保持距離,不刻意地親近和冷淡,它不像婚姻那樣拘謹莊嚴,也不像愛情那樣狂熱執著。

它就是一杯咖啡,一種對美好生活的補充而已。有人被其表象引誘,而試圖打破這種格局,其情景,猶如撞倒了咖啡杯,而讓桌面變得狼藉不可收拾,進而變得不美妙起來人一輩子,其實就需要這樣三個(或三類)異性,他們充滿於我們的生命中。只是與水、酒和咖啡不一樣的是,這些東西是可能發生轉變甚至互換的。

酒放久了,會變味成為水;咖啡在不經意間有可能變成酒,而其最高境界,是三位一體,在同一個人身上,找到了我們想要的三種東西。這雖然很難,但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有的女孩”革命的警惕性”極高,為了不上當受騙,對所有異性均擺出一副”馬列主義面孔”,一概地拒絕排斥,清白是清白了,可喪失了許多發展的機會,永遠與成功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