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前度成為了密友,其實真正受過傷的男人會這樣!

0
502
跟前度成為密友

跟前度成為密友

他向我遞上一張紙巾,溫柔地說:「看你,還是不懂得抹咀。」
我撒嬌般回應:「才怪!是我當初刻意讓你有機會幫我抹的。」
「真的嗎?那現在要幫妳嗎?」
「不。用。了。」

 

我倆相望而笑,眼前的男人曾經是我最愛的男人。因為太愛了,所以在分手後三年都不能承受再次見面時的傷痛。他除了抽離我的身體外,也消失於我的世界。

 

直到一次老土地偶然在街上遇到,我倆除了「點下頭,問候一下」外,也承諾再次聯絡。男人最奇怪的地方係重要的承諾,例如「會愛我一世」及「不會讓我再流淚」之類,都不兌現。但這種隨口答應的承諾就會記住。

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