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0
294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20 世紀80年代末,由洛克菲勒基金會支持的一個龐大的轉基因項目正式啟動。該項目的實施地點選中了阿根廷,阿根廷的人民也因此成為轉基因作物的第一批活體實驗品。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到2004年,阿根廷的轉基因作物種植麵積為3400萬英畝,轉基因農業的曆史和阿根廷的“大豆革命”,是一個國家在“進步”的名義下全麵失去糧食自給能力的典型桉例。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阿根廷轉基因大豆革命,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裏,這個國家的農業經濟被徹底改造了。20世紀70年代,在債務危機之前,大豆在這個國家的農業經濟中所佔地微不足道,種植麵積有9500公頃。在那些年月裏,一個典型的家庭農場種植多種蔬菜和糧食作物,還養些雞,有的還養有少量的牛,來生產牛奶、奶酪和牛肉。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在改種孟山都大豆和採用大規模生產技術四年之後,到2000年,轉基因大豆的播種麵積超過1000萬公頃。到2004年,麵積擴大到1400萬公頃以上。大型農業收割機械大量砍伐森林,並掃蕩由當地農民佔據的土地,以便為大豆種植提供更多的土地。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阿根廷農業的多樣性——一壟壟玉米地、麥田和廣闊的牧場——被迅速改變成了種植單一農作物的地區,就像埃及的農作方式在19世紀80年代被棉花取代並被摧毀一樣。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到2004年,這個國家所有農業用地的48%被用於種植大豆,其中90%~97%種植的是孟山都的轉基因抗農達大豆。孟山都最初免費派送種子,在成功佔領99%市場份額之後又開始收取高額專利費;與孟山都種子配套的殺蟲劑破壞了生態環境,殺死了其他莊稼,引起動物後代器官畸形,使人出現噁心、腹瀉、​​嘔吐和皮膚損傷等症狀。

阿根廷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受孟山都控製的轉基因實驗場。機械化的單一種植大豆的農作方式迫使數十萬農民離開土地,貧困和營養不良現像大量出現。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20 世紀70年代,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國家之一。官方公佈的生活在貧困線之下的人口比例1970年僅為5%,到1998年,這個數字陡升至30%。而到了2002年,又激增至51%。以前在阿根廷聞所未聞的營養不良現象,到2003年上升到約佔3700萬總人口的11%~17%。 在因國家拖欠債務而引發的全國性嚴重經濟危機當中,阿根廷人發現,他們已經不能再依靠小塊土地生存。這些土地已經被大片的轉基因大豆所佔據,堵死了種植能維持生存的一般作物的出路。 在阿根廷,農作物農藥噴灑量從1990年的9百萬加侖至今天的8千4百萬加侖已增加了九​​倍,然而,在這個南美洲國家存在著各種無視法規現象,使人暴露在危險中。這些濫用的化學品汙染了家園、教室以及飲用水,醫生和科學家均提出警告說,不受控製的噴塗將會在全國範圍內引起嚴重的健康問題。以下是為相關圖片: 在巴薩維爾瓦索,47歲的前雇農FabianTomasi站在家裏展示他瘦弱的身體。Tomasi的工作是為快速飛行的作物噴粉飛機加油,但他說從來沒有人訓練他如何處理農藥,現在他已經瀕臨死亡 5 歲的AixaCano身上長滿了連醫生也無法解釋的痣毛,她正坐在自家門口的台階上。雖然無法證明,但醫生說,Cano的身體缺陷可能與農藥有關。在Chaco,由於阿根廷急劇擴大農業生物技術,兒童的先天缺陷比起其他地方高出四倍。 5 月2日,位於阿根廷聖地亞哥埃斯特羅省Quimili的孟山都公司回收中心,廢棄的空農藥容器。農藥噴灑已經增加了九倍,從1990年的9百萬加侖至今天的8 ​​千4百萬加侖。草甘膦是孟山都公司農藥產品的主要成分,每畝比在美國多用了大概八至十倍,然而,阿根廷沒有正規的農用化學品國家標準,也沒有製定的規則供各省市執行。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兩歲的小女孩CamilaVeron,患有天生的多器官問題和嚴重殘疾。醫生告訴Camila的母親,罪魁禍首應該是農藥,過多的化學物品能引起癌症或其他先天缺陷。 5 月31日,在阿維亞特萊生物技術大豆種植基地,女孩們在玩彈弓。在這17年裏,阿根廷整個國家的大豆作物和幾乎所有的玉米棉花已成為轉基因,聖路易斯孟山都公司承諾轉基因是一種使用較少殺蟲劑和化學物是就能獲得巨大產量的專利種子。但情況卻正好相反,據該國農業部說,從1990年的9百萬加侖至今天的8 ​​千4百萬加侖,農藥噴灑已經增加了九倍。 4 月6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省,活動家OscarAlfredo站在自己的帳篷裏通電話,他要求不在他家1000米內噴灑農藥。今年早些時候,他的家鄉阿爾貝蒂,DiVincensi申請法院命令禁止在他家1000米內噴灑農藥。 Erika (左)和她的孿生妹妹Macarena患有慢性呼吸係統疾病。她們在家中後院附近用回收的農藥容器裝水,用於衝洗廁所、養雞和洗衣服。

4 月6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省的羅森,FelixSanRoman走在這片屬於他的田地裏,Roman向當地政府抱怨化學品滲透到他家院子裏,導致他的脊椎疾病並使他的牙齒脫落,但Roman說跟政府反應這些也於事無補。

向阿根廷總統和科爾多瓦省省長樹立的一塊抗議標語上用西班牙語寫著:“停止掠奪和汙染!孟山都公司從科爾多瓦和阿根廷滾出去”。

Erika (右)她的孿生妹妹Macarena患有慢性呼吸係統疾病。這對雙胞胎的母親說家裏沒有自來水,她不想讓孩子喝從廢棄農藥容器來的水。

9 月23日阿根廷的Gualeguaychu,農業行業協會機箱內回收的空農藥容器。阿根廷衛生部長呼籲居民們防止空的容器多次重複使用。

圖片顯示的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AndresCarrasco在接受采訪。Carrasco發現注射低劑量的草甘膦(一種除草劑),可使胚胎的視黃酸水平發生變化,容易對一些動物造成生理影響。

轉基因有多可怕?看看他們!第一個被轉基因毀掉的國家…

4 月1日,在阿根廷查科省的甘塞多,SilviaAlvarez靠著她家紅色的磚上照看兒子EzequielMoreno,他患有先天性積水。Alvarez指責噴灑農藥導致她兩次流產,並對她兒子的健康造成影響。

3 月9日在阿根廷聖菲省,市民們聚集在DamianVerzenassi醫生周圍了解農藥對健康問題的影響。在阿根廷的大豆核心業務區,對在農村社區65000人開展的調查發現,癌症發病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兩到四倍,以及甲狀腺功能減退症和慢性呼吸道疾病率較高。

去往學校的路上,學生騎著摩托車經過一片轉基因玉米地,美國生物科技已使阿根廷成為一個商品廠房。

4 月16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省的羅森附近,大豆沐浴在午後陽光中。美國生物科技已使阿根廷成為了世界第三大大豆生產國,但化學物質的濫用並未被限於大豆、棉花和玉米領域,他們已經汙染家庭、教室和飲用水。越來越多的醫生和科學家們提出警告,南美洲國家濫用化學物質使民眾的健康問題日趨惡化。

阿根廷,欲哭無淚!!!

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的重視轉基因的危害,並且還在大量的進品美國大豆產品。農業部可以不為國人及後代的健康負責,可我們自己應該為自己的健康負責!

via : 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