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最經不起考驗,唯有努力避開那些不同路的人

0
380

wallhaven-89164

閨蜜打來電話時,我正和男朋友在體育館跑步。當初答應每週陪他鍛煉至少一次的,常常沒能做到。這次難得做到了,可電話一接通我便知道——這步跑不下去了。用眼神示意男友獨自慢跑,自己則凝神聚氣地聆聽電話那端的敍述:

 

“我們分手了。”
“因為什麼?”

 

“兩點。我脊椎變形嚴重,醫生檢查說,有可能會影響生育。我問他,要是我真的不能生了,他會跟我分手嗎?他回答說我這是道德綁架。”
“還有一點呢?”

 

“他堅持要回家鄉小縣城工作,我極度抗拒,他絕不妥協。”
“前面一點是他傷人,不過後一點難道不可以商量嗎?”

 

“這兩點是有因果關係的。本來我也不是不可以退一步,可就因為身體可能存在著隱患他就可以說放棄,這樣的男人憑什麼值得我妥協?”我突然覺得啞口無言。

 

和男友一起回家的路上,我試著問他:“如果我存在生育隱患,你會不會放棄我?”
很明顯,男友已經習慣了我經常性的發問,他謹慎地回答道:“又是一次問卷調查?”

 

“對,純屬假設。”
“那我實話實說咯。生育對每個男人都是大事,很難妥協,再愛也沒用。”

 

“可那只是隱患,不一定就真不能生啊。”
“這種事,沒確診之前或許還能堅持;一斷確診,真心沒法妥協。”

 

“假設你一定要去家鄉發展,而我有想去的城市,你會和我一起重新規劃嗎?”
“老話說的好,嫁雞隨雞,你嫁給我了,我去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好吧,謝謝您的答案。”
“不客氣,隔段時間不做您的問卷調查還不習慣呢。”我再次無言以對。

 

對比閨蜜與我自己的感情現狀,我突然明白一個道理:原來,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我和閨蜜有著不一樣的結局,並不是因為我的男友更愛我,而是恰好,我們沒有遇到他們那樣不可調和的分歧。

 

如果相愛後我的身體真的有缺陷,那身邊的男人不見得就能不離不棄,此生唯一;而如果遇見時他不是和我處在同一個城市,我們不是在同一片土地上規劃著未來,那身邊的男人也不一定就能為我改變自己的方向吧。

 

所以說,人生啊,很大部分取決於你遇見誰。你的幸福不一定就來源於你的慧眼與你的睿智,與它關聯最大的是你的運氣。

 

你愛上的那個人正好也愛著你,這是幸運;相愛的你們正好有著同樣健康的身體、相似的成長環境、基本一致的價值觀……這又何嘗不是更大的幸運?

 

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網上流傳很火的一篇文章,題目叫做《錢與愛情》文章裏講到採訪中的一個男嘉賓在現場做了一個實驗。

 

實驗的前提是:假設你的仇人愛上了你的女友,現在想要你退出,那個男人願意出一點錢來補償你。最開始所有的觀眾都表示不屑。但當價格由五萬漲到五千萬時,現場所有的人都選擇了金錢。

 

文章的最後說:其實,錢買走的並不是他們的愛情,而是所有權,愛情依然存在,只是人已不屬於你。

 

我一直記得男嘉賓的最後一句話: “我是一個相信愛情的人,努力掙錢只是不希望我的愛情受到別人金錢的考驗罷了。”

 

這一刻,我才明白: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是盡力避開那些不同路的人。

 

愛情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無堅不摧,有時候,它甚至還脆弱不堪。可即便如此,我們依然不能說,那不是愛情。因為任何一份愛情都沒有義務去承擔世俗社會要求的所有內容。

 

如果正在閱讀的你是個依然相信愛情擁有無窮力量的好姑娘、好青年,那麼我衷心地祝願你的愛能在這個稍稍讓人有些失望的世界發出它應有的奪目光彩,成為一種振奮人心的力量;而如果看到這裏的你是個對愛情的力量存有些許懷疑的好姑娘、好青年,那麼我想由衷地對你說一聲:

 

“親愛的,請不要介意,這就是愛情。它或許不偉大,但依然美好。即使它經不起考驗,但至少,我們可以努力避開那些不同路的人,好好保護我們的愛情,不要讓它受到那些註定過不去的分歧的挑戰。”

 

這就是所謂的“合適”的意義……